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饥荒响应需要更好的科学传播

非洲之角的干旱暴露出我们预测灾难的能力与采取有效人道主义行动的能力之间持续的差距。

本周早些时候,联合国宣布索马里南部的干旱变得如此严重,以致于可以正式宣布出现饥荒——这是在将近20年时间里这个词首次用于该地区。

这条新闻对于过去几年一直在监测缺乏降水的机构而言并不意外,这种降水的缺乏与太平洋的拉尼娜现象有部分联系。他们曾经预测说很可能出现广泛的食品短缺

尽管有这些警告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国际机构采取抢先的行动,迄今为止人道主义响应在总体上严重不足,而且无法阻止该地区生活条件的进一步恶化。

这种情况凸显了我们迅速增长的预测灾害的能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的)与我们拿出政治意愿去执行有效的减灾策略之间的鸿沟。

其中一个重要障碍是政界人士在科学还不确定的情况下常常感到做决定是令人不安的。因此科研人员和记者传播科学证据的方式可能起到重要作用。

但是科学家迫切需要更好的传播技巧,从而确保提醒政界人士人道主义灾难即将到来的可靠证据。这必须包括向决策者保证,如果预测没有实现,不能指责他们采取了不必要的(而且也可能是昂贵的)行动。

记者也需要在报道灾难的科学方面的时候更好地与政界人士打交道,从而有助于确保采取及时的行动。

卫星改善预测

好消息是,现代技术特别是广泛使用的遥感卫星技术让我们有能力预测灾害,其准确程度要远远比以前更高。

诚然,在说服许多非洲国家(除了一些著名的例外,如尼日利亚和南非)需要对这种技术进行大量投资之前还有一段路要走

但是国际和发展中国家组织的补偿远远更多超过这种失败的损失。事实上,我们预测灾害的能力是过去50年对空间技术的投资的主要社会收益之一。

天气预报不是唯一的进步,在预测火山爆发广泛的洪水地震和相关海啸方面也取得了进展。在这些情况中,监测如今有能力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失去的机遇

然而,先进的技术常常超过了人道主义援助界充分利用这些技术提供的信息的能力,导致了不可避免地失去了机遇。

正如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饥饿早期预警系统网络(FEWS NET)的气候学家Chris Funk上周告诉本网站的,该组织的专家对于他们关于索马里干旱的早期预警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而感到灰心丧气

Funk说,没有做足够的工作从而确保这种信息付诸使用:“这种技术超过了响应体系的速度”。

该问题不仅仅是传播问题。例如,FEWS NET的食品保障警报(一个单页的简报文件)是专门提供给决策者的准确、权威的信息的典范。

相反,挑战在于让决策者采用这类信息,并且制订出及时有效的响应机制。

联络决策者

相当多的研究也正在研究决策者在决策过程中消化吸收科学证据的方式。[1]但是很明显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在这类证据尚不明确的时候(基于建模的证据常常是这样)。

特别是我们需要把重点放在政治过程处理统计证据的方式上,这是由于统计证据常常不是决定性的,而且常常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加以解释。

例如,可以鼓励可能受到影响的国家的公众认识到不作为的成本(诸如不采取措施缓解一个预报的干旱的影响)可能远远超过之后被证明采取没有必要的行动的成本。但是不同人群承担的成本不同可能让事情复杂化。

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从而弄清楚把警告信号和行动建议连接起来的最有效的方式。决策者在面临不确定的证据的时候常常向科学家求教,而科学界有责任探索和提出选项(以及它们的意义),即便最终决定权在政界人士手上。

记者在参与所有这些过程方面有一个关键的作用。他们的任务之一就是提醒决策者和公众正在迫近的灾害——只要这是以负责任、基于证据的方式进行的。

另一个关键作用是向科学家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寻求有哪些政策选项,并确保政界人士意识到了这些选项。记者还能够监督政界人士是否采取了行动,并且曝光那些没有采取行动的政界人士。

所有这些任务都需要有信心报道可能缺乏确定性的证据。但是缺乏责任心的报道,或者缺乏关于即将到来的灾害的有效传播的报道,可能导致政界人士不采取减灾行动,这在政治上存在灾难性的后果。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References

Political science? Strengthening science–policy dialogu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