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中的女性:一种仍然未被利用的资源

发展中国家将因为为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让她们充分利用自身的科学能力而从中受益。

人们常常提到的发展中国家科学活动水平较低的一个原因是缺乏资源。然而,由于一批复杂的社会和文化原因交织在一起,有一种很容易利用的资源在这些地区仍然常常被忽视,这就是它们的女性的脑力。

这个图景并非一样地暗淡。例如,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女性在科研界起到了重要作用,在那里她们占了科学劳动力的将近一半(45.0%),这远远高于33.9%的欧洲平均水平。

事实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统计研究所估计,几个国家——例如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和乌拉圭,非洲南部的莱索托,以及东南亚的菲律宾和泰国——的女科学家数量都比男科学家多。在缅甸,据报道这个数字是85.5%。

然而,在其他地方,这个记录并不好。在墨西哥和智利,男科学家和女科学家的比例在2:1以上,大多数非洲国家也是如此。在印度,只有14.8%的科研人员是女性。

各国无法忽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女性更多地参与科学可以刺激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让政策制定者和决策者都意识到这种相关性,并且采取积极的措施克服阻止女性参与科学的许多障碍。

克服障碍

本周,我们在一个专题聚焦中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探索了为何如此多的女性人才在发展中国家被忽视了。我们凸显了阻止女性从事科学职业或取得进步的障碍,以及女性——以及她们的男同事——可以采取的在教育和科研中促进性别平等的措施。

Jeanne Therese H. Andres撰写的一篇背景文章为我们带来了关于女性在自然科学中没有被充分代表的事实与数字,凸显了与性别有关的统计数据的缺乏,并揭示出了一张隐性的障碍之网,它始于童年,在女性获得高级学位之后仍然持续存在。

和它相互补充的是一篇特写,在这篇特写中,本网站的记者报道了5个发展中国家的女科学家如何奋力成为了各自领域的权威。她们的故事既揭示出了她们面临的挑战,也揭示出了是什么帮助她们成功。

在5篇观点文章的第一篇中,德国柏林Charité大学医院的神经科学家Emily Ngubia Kuria质疑了关于女性的科学能力的误解,这些误解甚至在学术机构持续存在。她说,所谓性别鸿沟始于小学的想法是被误导的——中学才是女孩开始退出的地方。

南非科技部长Naledi Pandor说,增加女性对科学知识的获取对于经济增长具有关键作用。而且尽管实现性别平等可能花费时间,各国可以采取实际的措施纠正这一情况。

曾任UNESCO资深项目专家的Minella Alarcon说,女性本身能够通过教授科学从而在弥合这一鸿沟方面起到积极作用。缺少科学教师,教学方法过时。她认为政府提供资金培训下一代女科学家可以产生影响力。

辅导是鼓励女生坚持学习自然科学的另一种方法,而荷兰Tilbury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Tineke Willemsen提出了基本的规则。她解释了女性如何能够从一种帮助双方迎接她们面临的挑战的辅导关系中获益。

最后,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Mary Ann Mason说,大学可以成为变革的力量的一部分。她描述了对子女友好的制度政策如何能够培育一种把男性和女性放在职业的平等基础上的文化

前方道路

女性在科学上取得成功的原因是她们的能动性,常常是因为她们的家庭的支持。但是成功仍然是一种例外而不是惯例——没有促进科学中的性别平等的容易的方法。这一组文章提出了长期解决方案的关键组成部分。

首先,改善女孩对小学和中学教育——特别是科学教育——的获取是关键。但是仅仅获取是不够的:没有课堂上的鼓励和最新的教学方法,女孩可能仍然会远离科学领域。

在更长的时期,教育女孩可以改变传统观念,推翻文化障碍和性别刻板印象,并且帮助把女孩转变为经济贡献者。这种社会文化转变需要从家庭层次启动,并且延伸到更广泛的社会。

对于接受了高等教育并且开始了她们的职业的女性,诸如辅导、照顾子女和资助等制度政策可以影响她们能否超越或落后于男同事。

在国家层面上,需要收集关于性别的数据从而为政策提供信息,而这类统计数据应该可以在各国之间加以比较。有了可靠的数据,就可以对科学与性别的具体优先领域采取定向干预,而且可以记录下减少性别鸿沟的进展(或者没能减少性别鸿沟)。

为了实现发展目标,应该提供更多的支持和激励从而鼓励女孩和女性成为科学家和创新者。国家和机构都需要考虑把性别问题作为它们的科研政策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而不仅仅是一个额外的选项。

David Dickson,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Jeanne Therese H. Andres,专题聚焦顾问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