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研发调查是一个促进非洲科学前进的机会

收集政府和私营部门在研发(R&D)上的开支的统计数据并不是科学界面对的最令人激动的任务。事实上,那些确实热衷于此类事务的人通常被蔑称为“政策专家”。

然而,在过去的50年中,诸如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经合组织等组织收集的研发数据已经构成了西方国家制定支持科研的政策以及衡量它们的成功的基础之一。

出于从缺乏资源到政治冷淡的各种原因,非洲国家在效仿这个榜样方面进展缓慢。即便存在统计数字,它们通常也不完整、过时、有时候质量可疑。

因此,我们就更有理由欢迎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非洲创新展望2010》,该报告首次寻求提供非洲大陆科学活动的一个广泛的概述,并把它与通过技术创新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举措联系起来。

大趋势

该报告是由非洲科学技术与创新指标项目(ASTII)撰写的。ASTII是由瑞典国际发展与合作署资助、由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NEPAD)的科学技术办公室运营,后者最近成为了非洲联盟的一个机构。

它是建立在收集自支持该项目的19个国家中的13个国家的数据的基础上的,这些国家分别是: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布基纳法索、喀麦隆、埃及、埃塞俄比亚、加蓬、加纳、肯尼亚、莱索托、马拉维、马里、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南非、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

即便这不到非洲联盟成员国的一半,它们提供的数据也足以发现一些大趋势。

例如,对覆盖的19个国家的文献计量学研究表明,尽管农业研究在20世纪90年代占据了非洲国家的主流,医学研究和其他生命科学研究最近已经变成了主流。许多人可能会认为这种平衡的变化应该为了粮食保障的利益而加以矫正。

同样说明问题的是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国家仅仅把它们的国内生产总值的0.20%到0.48%用于研发——这远远低于非洲联盟执行委员会于2006年在喀土穆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认可的1%的目标。仅仅有3个国家声称超过了这个目标,它们分别是马拉维、乌干达和南非。

而且一个更广泛的结论,即“科学产出多甚至不断增长的少数几个非洲国家并不像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多产”,应该放在每一个致力于本国人民的繁荣和福利的非洲国家总统的桌子上。

优点和缺点

但是并不是一切都令人沮丧。这种调查的优点之一是它凸显了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事情的例子——并且用这种信息激励其他人效仿。

例如,这个调查表明尼日利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占研发资金的比例高得令人印象深刻(36%),而这个数字在南非(21%)和坦桑尼亚(19%)也相对较高。

相比之下,马拉维、莫桑比克和乌干达只把10%的研发开支分配给了基础研究。乌干达的研发资金中的59%分配给了应用研究,马拉维的数字是60%,莫桑比克的数字是83%。

诸如南非和塞内加尔的各国的研发人员中的博士的比例相对较高(分别是32%和26%),但是其他国家——特别是加纳、马拉维、马里和莫桑比克——在这方面的表现较差。

但是该报告指出,这“并不必然意味着这些国家研究项目的人员是能力较低的研发人员”,它还说应该对该领域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改善的空间

正如该报告作者在描述作为一种学习机制的ASTII项目的第一阶段的时候所承认的,该报告明显也有缺点。

例如,一个明显的缺陷是它覆盖的非洲国家远远算不上全面。在本周于亚的斯亚贝巴启动的项目的下一阶段,目标是覆盖远远更多的国家。

另一个缺点是,作为一个一次性的研发开支的快照,该调查无法表明随着时间推移的趋势。下一份报告将有望解决这个问题。

其他一些限制反映了收集这些数据面临的困难。这组科研人员承认,在许多国家,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关于科研开支的国家预算线,而且在国家层次上缺乏替代性的财政支持。

他们说,这“限制了项目活动的范围,而且可能影响到非洲国家和机构产生的常规研发与创新数据的可持续性。”

然而,尽管存在限制,这份报告为非洲的决策者提供了一个宝贵的证据来源,从而利用这些证据支持为科研投入更多的资金——并且推广政策从而确保研究成果付诸应用。

当然,无法保证他们会这样做。但是不行动的一个理由——缺乏足够的数据——就再也无法使用了。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链接到报告摘要 [364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