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如何发挥科研合作的最大作用

经合组织的一项报告总结了高效的国际科研合作的一些良好实践经验 ——但是成功从来不是必然能实现的。

近年来发展领域的最有前景的方面之一是科研人员在诸如瑞典国际开发合作署等机构的激励下越来越愿意进行国际合作从而为重要的科学与社会问题开发可能的解决方案。

最初,大多数这类国际合作是在发达国家的科学家(他们通常拥有更多的财政和技术资源)与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他们常常担任初级合作伙伴,得到诸如收集数据或数字计算的任务)。

近来,随着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注意到了当地背景如何影响他们的工作,以及发展中国家建设自己的科研能力,这些伙伴关系变得更加平等。南南科研合作也随着发展中国家寻求加强它们的科学基础而增长。

上个月,墨西哥和洪都拉斯公布了一个科学交流协议——这是一份快速增长的合作清单上的最新一个,这些合作正在产生科学、社会甚至政治收益,例如,有助于巩固贸易联系。

但是在这类合作顺利而多产地运作之前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近年来人们已经看到了旨在促进伊斯兰国家研发的规划没能取得成果。而在非洲,一个促进研究生科学训练的主要网络因为政治冲突而停顿

误解、不现实的期望、不匹配的能力以及过多的官僚主义常常破坏了创立有效的伙伴关系的步骤。这些障碍可能导致挫败、浪费资源和失去机会。

良好实践

为了增加成功的科学合作的前途,经合组织全球科学论坛上个月发表了一份关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国际科研合作的机遇、挑战以及良好实践的报告。

根据由日本政府在2008年启动的一个项目以及去年9月在南非举行的一个研讨会达成的结论,该报告提供了关于良好实践的一个有用的概述,并且为改善合作提供了坚实的建议。

该报告提炼出了一大批实践经验(即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它是建立在向科学和发展机构广泛咨询的基础上的,尽管其中大部分机构确实是来自发达国家的。

那些已经参与到合作活动中的人们应该会很熟悉该报告概述的内容的大部分。例如,它设立了用于选择有潜力的合作伙伴的标准,以及有潜力的合作者必须如何权衡它们的目标的标准。

同样重要的是这些合作对科研能力建设的贡献。这常常是发展机构支持的合作项目的最重要的长期影响。

该报告强调了需要实现“科研(自下而上的项目、同行评议,等等)与自上而下的战略发展优先事项的必要性的最优平衡。”

而且它还指出,任何有潜力的合作需要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评估其结果的方式(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角度出发),以及如何把它们传播给决策者和公众。

政治支持

其中一些提议不那么显而易见,但是同样很重要。例如,该报告强调了科研合作的一个支持性政策环境的重要性,强调了政府在提供能够减少繁文缛节和让官僚主义最小化的那一类支持中可以起到的作用。

与此同时,它警告了依赖政治支持的危险,特别是在不稳定的局势下,这类支持可能因为政府的变化而在一夜之间消失。

一个更积极地方面在于,南非研讨会的与会者得出结论说,在总体上,关于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伙伴之间的科研合作“不对称”的担忧不再反映实践中发生的问题,几年前瑞典发展中国家科研伙伴关系委员会(KFPE)的一份报告强调了这类问题。

“相反,这些合作把拥有截然不同和互补的力量的合作伙伴聚集在一起,”全球科学论坛的这份报告说。“这项发现要求所有的利益攸关方提出一些方法,从而鉴别出记录、报告和评估项目的贡献。”

没有保证

确保科研合作的成功没有简单的公式。在一种情况下可行的方式——例如,科研机构之间的没有双方政府支持的伙伴关系——可能在另一种情况下不可行,对于后者,外部支持是必需的。

即便是政治支持也可能是好坏参半。如果它是建立在真正的科学机遇的基础上的,那么它可能帮助实现成功。但是当政治压力导致不情愿的伙伴被硬塞在一起而没有足够的资源,失败就是不可避免的。

经合组织的报告为着手从事一个合作项目的科研人员和管理者提供了应该考虑到的因素的一个宝贵的检查清单。

成功从来就不是必然的。每个项目都有它自己的内部张力和外部压力。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这类合作项目成功得越多,科学对发展的整体贡献就越大。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链接到OECD 报告的全文  [3.5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