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辩论不仅仅是关于生物安全问题

生物安全很重要,但确保转基因作物对贫困农村有益同样重要,并且决策应当基于正确的科学。

下个月(5月),在经过了将近10年的激烈辩论之后,肯尼亚有望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三个批准商业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之前批准的国家是南非和布基纳法索。

其他国家也没有落后很多。根据产业界资助的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国际服务组织(ISAAA)发表的一份报告,到2015年,马拉维、马里、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多哥和乌干达全都可能种植诸如水稻、小麦、高粱和棉花等转基因作物

这标志着基于证据的政策的潜在胜利。尽管有不同意见,目前不存在与转基因作物有关的健康或环境问题的证据。

没有人否认种植转基因作物有潜在风险,诸如移植的基因传播到原产品种的未知后果,在墨西哥批准了转基因玉米大田试验之后,有人提出了这种担忧。但是这是确保转基因作物得到密切监控和管理的理由,而不是禁止转基因作物的理由。

在农民能够种植转基因作物之前,需要确立生物安全法,这就是尼日利亚朝着采用该技术的进程进展艰难的地方

然而,通过把重点放在生物安全上,关于转基因作物的政治辩论可能忽视更广泛也更重大的问题,即这类作物如何在实践中应用。这包括了它们将在多大程度上满足贫穷农民的需求,这些农民占了非洲农业产出的大部分。

肯尼亚和非洲其他地方参与到转基因辩论中的人们面临的重大挑战不是如何推广(或阻止)这种技术,甚至不是证明它的安全性,尽管这一点明显很重要。

相反,重要的是找到确保转基因作物造福农村穷人的方法,而不仅仅是造福越来越将非洲农业视为有利可图的投资的跨国公司的股东。

优先级的问题

转基因种子的成本是让人担忧的一个原因。这是农业大公司渴望从它们对实验室研究和大田试验的大量投资中获得利润的一种方式,正如制药公司通过药价获得利润。

而且通过利用知识产权法律,大公司可以获得遗传物质的所有权,这破坏了农民在第二年使用(并分享)他们自己的种子的主流做法

如果农民把重点仅仅放在增加最可获利的作物的产量上,这还存在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危险,以及它对昆虫和鸟类品种的影响。

这些问题都不是由转基因技术造成的。非常有可能设想转基因种子以廉价销售,而且农民在种植和分发的时候不用担心侵犯专利。

类似地,转基因作物可以用于应对生物多样性流失。例如,通过向木薯引入抗病毒基因,科学家打算增加农作物的可种植范围,方法是帮助保存农民偏爱的木薯品种,这些品种目前在非洲东部和南部正在遭到病毒病的毁灭。

因此,转基因作物是否能造福所有农民取决于如何使用这种技术。国家农业政策需要考虑到贫穷农民的利益和优先事项,并且赋予农村社区在确保转基因作物满足当地定义的需求方面的决策的影响力。

正确的科学

即便这些是政治与经济的因素而不是生物安全问题,它们可能决定各国的管理规定的内容。根据各国的需求和优先级,管理规定的内容将会有差别,但是它们都有两个基本要求。

第一个要求是所有的管理规定以及围绕着它们的辩论必须基于正确的科学基础。那些提出没有证据的夸大和简化的主张(例如,转基因作物足以消除全世界的饥饿,或者它们是污染环境的毒物)的人们只服务于他们自己的利益。

第二个要求是更高的透明度,跨国大公司越是寻求隐瞒它们参与了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游说活动,当人们知道它们参与其中后产生的批评的风险也就越大。

例如,当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美国驻内罗毕大使馆在两年前参与了确保肯尼亚的生物安全立法最初得到通过的活动之后,非政府环保组织做出了强烈反应。

科学新闻在确保这些需求得到满足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它可以询问支持和反对转基因作物的主张的科学技术。它还可以让管理过程更加透明,并且通过监督和报道特殊利益集团从而让它经受公众的监督。

没有人期待转基因作物成为消除非洲饥饿的魔法。但是如果得到正确管理,它们也不会产生反对者预测的环境末日。

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最好的实现这些收益,包括那些它可能提供给小农的收益,同时发现并让潜在风险最小化——并且与此同时维持公众信任。正确的科学、彻底的透明度以及致力于这两者的媒体是通向这个方向的三个步骤。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