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核能:伤痕累累但一息尚存

世界仍需要核能——但它必须更加安全,更加透明。

本月早些时候,能源部门的一场爆炸导致了极大的破坏,让40多人丧命……但是我们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在巴基斯坦西部地下4000英尺的煤矿工人的死亡因为对另一个能源部门——核能——的危机的国际关注而黯然失色。在一场大地震之后,工程师失去了对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一系列反应堆温度的控制。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还没有人死于核辐射,尽管两名工人昨天被送进了医院。

核电站的事故很罕见。相比之下,采煤的事故由于发生太频繁而没有得到太多的注意——仅仅在中国,2004年就有6000多名煤矿工人死亡。铀矿开采也有死亡,但是程度小得多。

事实上,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如果分析煤炭、水电、天然气和核能的全寿命期,核能是最安全的。

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如果考虑到燃烧化石燃料对全球变暖造成的影响,核能与煤带来的风险就更不平衡了。由于烧煤释放的温室气体对气候变化的贡献,烧煤获得的能量将间接导致比IEA估计的更多的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说,气候变化通过增加极端天气状况和传染病的地理范围,以及通过干旱、洪水和温度变化而胁迫气候生产体系,它每年已经导致了15万人死亡。

巴基斯坦的煤矿事故并没有导致人们呼吁全世界重新考虑全球对煤电的成瘾状况。但是福岛的事故已经导致了全球反省追求核电的判断。迄今为止,德国已经暂时关闭了7座核电站,而中国已经暂停审批新的反应堆。反对核电的压力集团正在对全世界的政府做工作。

事实在于所有的能源选项都有风险。如果妥善地运行,核电仍然是相对安全的选项。而且它目前是关键的工业级别的能源,可以帮助我们应对气候变化。

福岛的经验教训

福岛的核电站是被3月11日发生的9级地震引发的冲向日本东北沿海地区的浪高10米的海啸破坏的。

这次地震破坏了这座核电站的主要电力供应,而且波浪破坏了它的备用电源,让4座反应堆厂房——包括一些含有乏燃料的池子——失去了冷却剂。

从这次事故中已经可以吸取一些教训。例如,20世纪70年代设计的反应堆有一些已经引起专家注意的弱点,而且应该加以升级或者淘汰。新的技术远远更加安全。

如果要维持公众的信任,核设施的运行也需要良好的治理、开放和透明度。在这场灾难之后日本公众焦虑程度较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负责运营这座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有很长的瞒报运营负面信息的历史。

随着核能向没有大量专家技能的较不发达国家传播,我们应该考虑让国际原子能机构担负管理职能,而不是目前帮助各国升级安全措施和为紧急情况做准备的职能。

核的需求

那些反对核电的人们正在得出更加深远的结论。他们把这场事故比作切尔诺贝利的核熔毁,他们说福岛的事故证明了核电的危险性让人无法接受,应该把它淘汰,使用其它能源。

但是逃离核能可能面临使用化石燃料的灾难性风险——把更多的温室气体注入已经有太多碳的大气层。它还可能导致过早地对生物燃料产生很高的需求,目前的生物燃料可能对全球食品供应有不利影响,而且根据一些模型,它甚至可能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净增加。

可再生能源是另一个替代品,而且开发工作正在取得很大的进展。中东和北非国家正在考虑如何把它们的炎热的沙漠变成太阳能热源,而光伏发电在服务发展中国家15亿没有接入电网的穷人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可再生能源肯定具有很大的前景,而且可能有朝一日成为更绿色、更清洁的能源系统的主要组成部门。但是它们面临着大问题——最重要的是,它们尚无法产生大量的集中化的、有保证的电力,让一个国家的工业和基础设施正常运作。时间和投资可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可能需要几十年。

这个世界——包括发展中国家——需要核能。在福岛和事故之后,应该把举措重点放在让它更现代、更安全,还有嵌入到治理良好的社会中的透明运作。对透明度的政治承诺是关键。

与任何其它能源一样,核能有风险,需要加以妥善管理。但是归根结底气候变化是更大的威胁。选择在不使用核能的情况下应对气候变化将带来远远更大的风险。

Aisling Irwin
科学与发展网络新闻与特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