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必须接受其援助机构的角色

联合国负责科学的组织应当接受其解决贫困的角色,而不要与之保持距离。

当英国在缺席联合国教育、科学与文化组织(UNESCO) 12年之后的1997年重新加入到该组织的时候,它让英国国际发展部(DFID)负责参与该组织。

通过这种安排,英国的政界人士明确表明了他们认为UNESCO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发展中国家,例如通过建设发展中国家的教育系统从而帮助它们。

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一点。许多国家继续认为该组织的主要职责是通过文化合作确保和维持国际和平,这一职责是在二战之后该组织创立之初设立的。而且他们说它在发展辩论中的作用仍然应该主要是理智的辩论而非“亲历亲为”。

这导致的理论与实践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该组织内部酝酿。上周它又浮出了水面。上周DFID宣布,在英国对其参与的43个多边援助组织的评议中,UNESCO的表现不佳。

其结果是,英国——它目前每年向该组织提供2400万美元的运行经费,占总经费的7%——已经宣布它打算在两年的时间内再次退出,除非UNESCO的表现有了很大的改善。

 “不是一个援助组织”

UNESCO的反应是稳健的。在一份来自其巴黎总部的回应中,它承认运营方式方面有改进的空间,而且已经承诺在它的新任总干事Irina Bokova的领导下重点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但是它坚定地否定了DFID在很大程度上根据其帮助英国实现发展目标(例如,把很大一部分资源用在更贫穷的国家)方面的记录来判断该组织的成绩。这份声明明确指出:“UNESCO不是一个援助组织。”

这种回应就走的太远了,而且可能事与愿违。无疑,公众仍然主要以UNESCO的文化成就来审视它,诸如它对全世界遗址的保护。但是这是否仍然应该作为它要求公众支持的主要理由是有争议的。

文化之上的科学

财政方面,UNESCO的预算的最大部分用于了促进教育。在发展中国家,这在帮助提高所有层次的教育的教学标准和动员来自政府和其他援助机构的资源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是它的预算的第二大部分支持科学。近年来,对该组织促进科学活动的举措的一项独立评议发现它在一些领域取得了成就——诸如促进了太平洋的海啸预警系统,本周日本地震之后它发挥了作用。但是它说,这些举措太支离破碎,常常缺乏产生显著影响的临界质量。

UNESCO坚持认为它是联合国机构中唯一负责在发展中国家促进科学的机构,尽管这在形式上是正确的,这已经带来了与其他一些联合国机构的紧张关系,这些机构愿意更进一步地参与科研,作为它们的更具体的职责的一部分。

然而自然科学仍然居于教育之后,是UNESCO的五个部门中的第二大部门(其他三个部门分别是文化、社会科学与传播)。该部门有很大一批职责,包括科学政策科学传播,它有潜力在利用科学满足发展需求的全球举措之中成为重要的参与者。

UNESCO肯定已经为此采取了措施,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年中。而且这个目标不必然与促进理智的辩论的严格标准相冲突。毕竟,科学只能在满足这类标准和这种辩论得到鼓励的地方繁荣发展

发展目标是兼容的

UNESCO的文化职责被认为是用于审视它的其它所有活动的主要视角、排斥了更实际的目标的时候,问题就产生了。UNESCO的太多成员国仍然持这种立场。

例如,在科学部门内部,关于造福科学自身价值的谈论太多,而很少谈到如何用科学减少贫穷,诸如帮助开发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所需的技术。

UNESCO可能谨慎地更多地参与到发展中,更喜欢在巴黎舒适的会议室里讨论全世界的问题,而不是直接参与到解决方案中来。

但是如果它对应该对解决全球问题的举措起到明确影响的呼吁的拒绝越强烈,它的未来就面临越大的风险——特别是如果其他成员国效仿DFID,坚持认为该组织必须把钱用得更有价值。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UNESCO必须不能拒绝对发展援助之责任的要求,不论这有多困难,特别是在审视只能得到长期回报的投资的时候。

事实上,现在是UNESCO抛弃它不是一个援助机构的观点的时候了——与此同时,它还要承认这与它的文化愿望并非不兼容。

但是该组织和一批直言不讳的支持者坚持它的传统视角应该继续成为优先事项的时间越长,它从资金紧张的公众那里失去支持的风险就来得越快。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