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评价需要一场反思

在传统上,评估科学的依据是科研人员的产出,例如,在科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或注册的专利。
 
但是真正的价值在于这些产品如何造福社会或环境。公民获得新知识的速度也很重要。
 
评估科学的影响力可能听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例如,正如拉丁美洲的经验所证明的,甚至科学家对如何评估科学也没有一致意见,而且各国用不同的方式衡量产出。
 
应该衡量什么?
 
哥伦比亚使用关于在特定的一年中产生的新知识(例如,论文、图书或软件数量)的信息评估它的科学界。这种基于网络的系统是在巴西开发的
 
这些国家的科学家都认为这种方法提供了关于国家趋势的有用见解,而且也认为它有弱点。然而他们在如何改进这这种方法的问题上有不同的见解。
 
巴西的科研人员提出(见 巴西科学家批评评估标准(西班牙语版本)),在国内期刊上发表论文以及在会议上报告研究成果应该获得比目前更高的评估。
 
但是在哥伦比亚(见 哥伦比亚:关于科学团体评估的争议(西班牙语版本)),科学家认为在国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不应该被认为与发表在广受尊重的国际出版物(如《科学》或《自然》)的论文具有同等的分量。
 
墨西哥的一些科研人员还反对他们的国家科研系统衡量个人的科学产出的方式。他们说不仅要用专利数量,还要用专利如何促进了经济来衡量专利。他们指出,这将让墨西哥科学家更加专注于保护保护他们制造出的知识的所有权。
 
加入创新
 
随着拉丁美洲从把科学技术本身视为一种目的转向把它视为实现知识经济和社会必须的创新的方式,各国评估科学的标准变得更加有问题。
 
创新无法仅仅通过计算科学期刊的论文数量加以衡量。注册的专利数量也不是创新的唯一指标。而且即便它曾经是指标,一项专利和一篇发表的论文一样重要吗?它们真的可以比较吗?
 
另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寻求解决某工业问题的科研团体与一家企业签署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这是一个成功的指标吗?如果这个团体提出的一个构想导致了一种可以获利的副产品,那么应该如何衡量它的影响力?
 
随着我们进入所谓的创新世纪,我们的评估系统需要改变。它们需要能够反映科学技术与创新目标的标准:为国内市场和经济带来产品,为社会挑战创造出可行的解决方案,以及为现有知识增加价值。
 
而且它们必须为一个本国的科研人员的创新性提供激励。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自国立科研人员的专利申请少于来自跨国公司的。
 
反思评估
 
科学技术——如今还包括创新——的评估系统本身也经常在拉丁美洲受到评估。
 
对我们目前的评估系统的一个批评是,由于这个标准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学术人士设计的,它们几乎没有表现出对于生产部门的理解,而且忽视了没有从事基础研究的团体的工作的价值。
 
评估标准应该足够灵活,从而把不同的学科区分开来——这已经在墨西哥出现了。
 
而且,那些为公民(例如那些作为病人或被调查者参与到研究中的人们,或者受到一条被污染的河流影响的社区成员)而非科学界发表的论文又该怎么办呢?一般而言,这种“社会产品”被视为价值不高,而且科学家也不会用很大的精力去制造它们。
 
但是一个专注的传播策略的影响力可能远远大于在一份期刊上发表的论文。
 
一位流行病学家曾经向我指出,与受到研究影响的人们分享成果将比计算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更能挽救人们的生命,不论这些论文多么有价值——因此应该根据成果的社会影响评估科研人员。
 
这种观点特别符合公共卫生研究。但是这对于其他学科可能不够。现在是时候为不同类型的研究考虑不同类型的评估了。而且我宁愿说,这应该以结果而非科学领域组织起来。
 
一个良好的开端是建立一个最先进的跨学科顾问团体,从而刺激广泛而有创造性的讨论。
 

Lisbeth Fog是科学与发展网络的区域顾问,他在哥伦比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