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谈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能让上周在墨西哥的气候谈判取得的些许进展导致自满的错觉。

自从去年哥本哈根气候谈判著名的崩溃之后,对今年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会议的期望值一直很低。

在哥本哈根,失败部分是由无法弥合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和发达国家提出的让步之间的鸿沟而引发的。这个谈判过程本身受到了最大的伤害。政治分歧和随之而来的激烈后果导致一些人得出结论说,气候变化对于UN这样的多边机构是一个过于复杂的问题,他们认为需要更有重点的、甚至是双边的谈判。

在上周结束的坎昆会议上,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被证明错了。通过接纳比在哥本哈根讨论的更温和的目标,国际社会已经达成了一组协议,它们至少恢复了对这个谈判过程的信心。

但是甚至此次会议的联合国组织者也承认,这些协议远远不及先发制人地阻止灾难性后果所需的举措,科学家预测全球平均温度上升2摄氏度以上将会导致这种后果。这个任务仍然让人感到畏缩,而且如今已经交给了明年即将在南非德班召开的会议。

小收获

坎昆会议取得了一些进展,尽管进展不大。其中最重要的是一项关于绿色基金——它已经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得到了原则同意——如何分配1000亿美元从而帮助发展中国家为全球变暖的影响做好准备的协议。这一举措特别受到了来自岛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的代表的欢迎。

防止进一步的森林砍伐和利用作为碳汇的森林的价值的进展方面达成了协议。这个缩写为REDD(意思是减少来自伐林和林地退化的排放)的方案可以让发展中国家因为保存现有森林和恢复已经退化的森林而得到补偿。

此次会议还在监测碳排放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各国认可了国际标准和测量技术,这将让各国“伪造”排放统计数字而从富国那里获得支持变得更难。该协议让中国和美国都感到满意。

而且此次会议就如何激励关于开发和传播低碳技术的国际合作达成了共识。这将让技术转移启动,尽管发展中国家没能确保免费获得所有的低碳技术——会前人们曾希望达成这个共识。

仍然需要攀登的山峰

但是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没有关于如何在2020年的目标日期之前筹措这个绿色基金所需的1000亿美元的协议,这让人高度怀疑这个目标是否能够实现。这笔钱的大部分预计将来自私营部门。

关于坎昆承诺(它是自愿性质的)的法律地位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这是为了达成共识而付出的代价。除非能把协议转化为有法律效力的要求,人们有理由担心太多的国家将口惠而不实。

最关键的是关于京都议定书本身的前途的不确定性。在这个于1997年达成的框架协议中,37个国家承诺把温室气体和其他相关气体的排放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5%。该议定书将于2012年到期。

尽管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希望延长该议定书,许多发达国家反而要求制定一个新的协议,让发展中国家承担相当大的承诺。

框架——而非成就

鉴于这些局限性,把此次墨西哥会议称为一种成功可能是错误的。“坎昆协议”为未来的进展提供了一个重要框架,但是仍然是承诺的“愿望清单”——而且这份清单上的承诺不足。

没有哪个国家比玻利维亚更持批评态度,该国在今年早些时候主办了它自己的气候变化“社会峰会”。玻利维亚代表提醒与会者说,这些协议不足以让发展中国家的穷人避免那些“人类灾难”的威胁。

在会议最后,玻利维亚的观点在匆忙达成共识的过程中被边缘化了。但是这并不能否定它们。除非富国——特别是美国——准备好了明年在德班做出很大的让步,发展中国家的前景就不太可能改善。

倘若放任坎昆会议崩溃(有一些人曾经担心它会崩溃),就如何前进达成共识的前景就会更悲惨。最后,这个前景足够让谈判过程保持完整。但是这些谈判的成果仍然和以前一样遥远。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