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生物多样性流失:现在到了最困难的部分

上月举行的名古屋生物多样性峰会达成了一些重要的协议。挑战在于确保这些协议能够被彻底执行。

今年取得了多么大的一个成就。一年前,那些大声要求国际社会采取强有力的行动去应对全球变暖效应的人们曾乐观地期待在哥本哈根举行的一场高层会议,他们希望那次会议将带来全球对削减碳排放的新承诺。

相比之下,生物多样性的保卫者艰难地争取政治支持,而且曾经面临着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即他们很可能无法达到在这个10年开始的时候设立的实现“生物多样性流失率显著减少”的雄心勃勃的目标。

哥本哈根会议远远没有达到人们的期待。 而且许多人担心将在下个月于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下一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不会出现重大进展。

然而,上个月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的缔约方会议是一个未曾预料到的成功。特别是它制定了关于制止全球自然物种及其栖息地的流失所需的坚实步骤的几个关键协议。

获取和利益共享

然而,前方道路仍然不确定。如今一切都取决于在名古屋做出的承诺付诸实践。而这并没有保证,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仍然能够被强烈地感受到的时候。

例如,在名古屋通过的关键文件之一是关于如何与发现遗传资源的有用属性的社区分享对其商业开发带来的收益的原则性协议。

自从将近20年前在里约热内卢的地球峰会上签署了生物多样性公约,赋予了各国对这类资源的“国家主权”,同时宣告了收益共享的原则,一直以来存在如何把这些承诺付诸实践的不确定性。

迟疑不决常常导致僵局,让科学家因为缺乏必要的许可而无法进行合理的遗传资源研究,而且让社区因为承诺分享的利益无法实现而感到灰心丧气。

在名古屋达成的协议将有望改变这一切。所谓的获取和惠益分享(ABS)议定书——它仍然需要缔约方批准——明确设定了缔约方实施的程序,从而确保科学家的障碍最小化,而且让研究成果带来的商业收益(例如颁发给制药公司的专利)得到正确的分配。

但是这项协议仍然为各个国家设立了相当大的责任,从而确保能够有效地实施。

可实现的目标

也有一个令人欢迎的现实主义,也就是关于减少生物多样性流失的新目标,这受到了一种理论的激励,即自然世界提供了一系列的“生态系统”服务(诸如水净化),联合国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经济学计划计算出这些服务的年价值是20000亿到50000亿美元

尽管阻止这种系统的进一步流失具有明显的经济收益,没能实现此前目标的丢脸的失败部分是由于相对缺乏精确性,让各国很难把目标付诸实施。

名古屋峰会的代表从他们此前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达成了更加现实的目标,因此也就更可能实现。例如, 代表们就实现20个坚实目标的承诺达成了共识,诸如到2020年将包括森林在内的自然栖息地的流失减半,以及把作为自然保护区的土地面积在同一时期从13%增加到17%。

类似地,代表们同意把全世界的海洋和沿海保护区面积从1%增加到10%。为了确保实现这类承诺,各国同意到2012年制定有约束力的国家目标。但是即便这样也不能保证它们将会实现。

乐观的理由

或许不可避免的是,一些人对于名古屋峰会的成果不那么热衷。例如,环保团体曾希望更强有力的承诺(例如有法律约束力的强制体制),而批评家抱怨说,把自然环境的价值减少到一组经济统计数字,这表明了一种让经济因素支配讨论的不受欢迎的意愿。

收益分享如何在实践中运作的细节尚不清楚,尽管看上去有可能要求使用遗传资源的公司为一个国际基金提供资金,从而资助致力于保护发展中国家生物多样性的研究和项目。

非洲国家感到它们的谈判权利因为代表一个国家而非一个地区或整个大陆的责任而被削弱了。而且远远不清楚发达国家是否会为确保在名古屋达成的协议得到充分贯彻而提供资金。

然而,有理由感到乐观。防止生物多样性不必要的进一步流失的清晰的道路已经建立并得到了各国的同意。如今关键在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提供前进所需的财政和政治承诺。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