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发展网络亮相Twitter和Facebook

我们加入了Twitter和Facebook,以加强我们的科学促进发展的平台,但我们需要您的帮助,从而让社会媒体发挥最大的效应。

3周之前,当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能够净水的纳米“茶包”的新闻的时候,它吸引的读者数量是平常的大约8倍。

原因何在呢?正是由于社会媒体的作用,这次是因为博客。SurvivalBlog.com重点介绍了这篇新闻。该网站把自己描述成“互联网上关于生存和防范的话题的最受欢迎的每日博客”。

这类经历对于在网上传播信息的几乎所有的组织都很常见,但是为什么要等到别人链接、推广和讨论你的内容的时候才感到惊讶呢?

利用不断拓展的社会媒体促进更广泛的参与的策略为增加和管理这类“惊喜”提供了令人兴奋的机遇,这就是我们科学与发展网络加入Twitter和Facebook从而与所有同样致力于科学促进发展事业的你们结成网络的原因。

我们得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即您已经准备好了并且愿意用新方式和我们对话。我们的最近一次调查的初步结果显示,2/3的“政策攸关方”已经在利用Twitter、Facebook和Linkedin等工具。将近2/3的人说他们欢迎通过社会媒体更好地与我们打交道。

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倾听,并且愿意倾听。我们已经通过每篇文章后面的评论功能、来信以及用户调查的反馈而对您的想法表示了欢迎。而且我们鼓励您追踪和辩论我们的博客上对重大事件的正式程度稍低的报道。

加入社会网络的理由

我们热衷于为了实现我们的战略目标而探索社会媒体的理由有几个。首先是,正如我们关于纳米茶包的报道的传播所展示的,它帮助拓展了我们的读者数量和范围。

在一个人们越来越期待信息送上门来——而非自己出门去寻找信息——的时代,我们拥有的让人们接入的渠道越多,我们的信息就会传播得越广。

正如James Wilson在本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关于疾病监测的观点文章中描述的,我们也知道一些机构如今正在它们的工作中有效利用社会媒体,尤其是在对灾难的快速响应中。这是一个双向或者多向的过程,为我们和其他人打开了新的信息渠道。

社会媒体用同样的方式改善那些最有可能从研究成果中获益的人们对成果的获取,放大了这些成果的潜在影响力。这一直以来是我们的关键目标(例如,通过我们与《自然》和《科学》杂志的排他性协议,让您可以直接访问这些杂志的相关材料)。

最重要的是,结成社会网络将让我们可以更多地与您——也就是我们的读者和用户——打交道。我们希望社会媒体的迅速而相对非正式的本质将鼓励一种更加自然、丰富的对话。

如果我们的看法出现了错误,我们请您为我们改正;同样地,如果有些人过分地批评我们的材料,我们希望您能够来帮我们辩护。

提升我们的网络知名度

当然,进入这个世界也有危险。其中之一在于我们可能无意之间忽略了在发展中国家的某些地区应用最广泛的工具和网络。在这个阶段,我们无法覆盖所有的基础。

但是我们非常想与尽可能多的读者和用户打交道。我们也很想让您指导我们应该加入什么网络以及我们如何最好地利用它们。

现在,我们已经加入了TwitterFacebook。我们的Twitter页面将不仅提供关于我们网站上的新闻报道的信息,还将提供我们正在做和正在思考的东西,以及我们正在阅读、观看和听的东西。

我们希望它将激发关于我们的材料的讨论,并帮助我们发现我们的报道中的不足或者让人感兴趣的新角度。

另一方面,我们的Facebook页面将更加着重于作为一个组织的科学与发展网络。我们目标是在上面定期更新关于我们在全世界的活动的内部信息、分享观点和信息、提供关于科学传播领域的见解,以及链接到其他内容。我们还将请求您提供关于可以报道的新闻线索和话题的建议,并且欢迎您对我们的工作进行建设性的批评。

在这两种情况中,我们积累的知名度——以及我们传播关于科学促进发展的信息的有效性——将取决于我们能够建立的网络的质量。因此,我们邀请大家在TwitterFacebook上加入我们,贡献您的想法和观点,并帮助向您自己的网络传播信息。

我们并不认为社会媒体将在根本上改变我们所做的。但是我们预计它将会对我们如何工作产生重大影响。

随着我们继续探索在社会媒体的世界中的道路,我们期待着获得您的反馈和指导,从而在未来帮助我们扩展我们的工作——以及您的工作——的影响力。

David Dickson,科学与发展网络主任
Andrew Lee,网络产品经理
Clair Grant-Salmon,营销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