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行为准则”必须促进开放

如果要确保科学是在诚信的基础上开展的,就需要一种鼓励性的文化,而不是严苛的规则和制裁。

去年有一个被广泛报道的案例:中国南方的井冈山大学的两名研究人员因为他们发表在一份国际期刊上的70篇论文被发现含有伪造的数据之后被开除了。

这所大学把这些研究人员伪造数据归咎为“缺乏道德诚信”。但是批评家也把原因指向了中国科学家与其他研究人员竞争和提升他们所在的大学的地位的巨大压力。

例如,据报道,井冈山大学奖励在受到认可的国际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的科学家5000元人民币(733美元)。据说其他大学支付的奖金是这个数字的两倍。

这种情况并非仅仅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许多科学家与“不发表就毁灭”的体系以及对国际排名的追求拼命搏斗。

井冈山大学对关于其策略的批评意见反应灵敏,如今它已经停止对科学论文的发表提供经济奖励。这一举动是对一个观念的令人欢迎的认可,即尽管在科学领域,竞争仍然很重要,但是倘若把个人收益和机构地位置于科学努力之上,这可能事与愿违。

唤醒意识


上个月在新加坡召开的第二届世界科研诚信大会的与会者认识到了一对危险因素:一方面是科学造假和行为不端的危险,另一方面是治标不治本的危险。

这次会议承认了这种造假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增加,并且认可了编纂一组“在专业上负责任的科研实践指南”的举措,这一指南很快将以《科研诚信新加坡宣言》的形式发表。

令人欢迎的是,国际上已经认识到了科学行为不端正在越来越多地广泛分布。不论同行评议多么严格,科学体系仍然依赖于信任。如果滥用这种信任,科学过程本身就会败坏。

同样令人欢迎的是此次会议承认了严厉的监督并非解决之道。科学在受人们承认的行为准则而非苛刻的规则和规定之下才能繁荣发展,例如,这可能包含了知情的推测和智力冒险。

新加坡宣言草案明智地把重点放在了原则上,而不是把重点放在了执行它们的方法上。

确保公众信任

确保科研诚信地进行——以及诚信地报告——对于科学本身的完整性和健壮性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如果要科学获得和维持公众的支持,这同样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意味着任何行为准则必须纳入开放性和透明度。

近来关于用于支持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呼吁的科学数据之有效性的争议最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为了澄清涉及这一事件的科学家,各种调查已经澄清了对他们故意伪造数据的指控,而且没有发现科学行为不端的证据。

但是英国东英格兰大学科研人员缺乏透明度——他们的电子邮件显示了不愿意与批评者分享数据——已经破坏了公众信任。而这又鼓动了怀疑论,并削弱了对气候变化采取迫切行动的支持。

科学不仅应该诚信地运作;还必须让人们看到它诚信地运作。在电子通讯记录带来了公众详细审查的新维度的世界中,这是一个不断增长的挑战。而且任何伦理准则都需要反映出这一点。

诚信的文化

而这些都不会通过严厉的规则和惩罚而实现(即便制裁仍然对于严重的行为不端很重要)。相反,我们必须发展出一种良好实践的文化,包括开放的沟通,这会确保科学知识保持健壮性,并且对于公众的理解反应灵敏。

我们必须开始在教育系统特别是在大学中建立这种诚信的文化。未来的科学家需要了解到成功不仅取决于你实现了什么,而且取决于你如何实现。

而更广泛的科学界还必须制定出建立和维持这种意识的机制。在这一点上,责任依赖于科学家个人、他们工作的机构,以及他们的研究资助者。

如果拟议中的《科研诚信新加坡宣言》能够在所有层面上支持良好实践,它将成为一份重要的文件。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