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传播、援助和外交

帮助发展中国家传播和使用科学对于国际援助和外交至关重要。

限制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甚至是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潜力的一个最大因素是它们获取和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成功的能力。

这番话比它听上去的更加复杂。例如,存在许多阻碍获取科学技术的政治和经济障碍。即便获取了科学技术,有效使用它们并让知识适合当地环境仍然是一种挑战。

但是它有用地提炼出了一个概念。我们需要把帮助发展中国家使用科学技术的能力建设置于国际援助政策和更广泛的外交项目的中心。

它也凸显了有效的科学传播的重要性——对于弥合新知识的生产与把知识转化成实践或政策从而显著增加最初研究投资的回报之间的鸿沟具有关键作用。

科学的不断增加的职责

幸运的是,作为发展策略的科学传播正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慢慢地走上政治议程。

例如,越来越多的援助机构和慈善基金会如今资助该领域的项目。它们包括加拿大、荷兰、瑞典和英国的援助机构——它们都是本网站和其他组织——诸如世界科学记者联盟——的支持者。

很难直接证明这些组织如何帮助了明确的发展目标。许多因素对可测量的成果——诸如降低儿童死亡率或增加粮食产量——有贡献。

但是如果说决策者在过去的10年中对科学的注意力不断增加与“科学传播促进发展”项目的崛起以及发展中国家本身越来越致力于科学传播没有关联,这似乎是非常不可能的。

一个更加可能的解释是这些传播项目帮助培育了政治界和更广泛的团体认识到在从粮食保障到气候变化等领域的政治决策必须利用科学证据。

科学外交的诱惑


对“科学外交”的不断增长的兴趣鼓励了这种情况。“科学外交”是一个宽泛的词,用于描述各种科学和外交努力相互重叠的方式。

例如,美国政府正在积极地推广科学外交,作为它的与穆斯林国家(如印度尼西亚)结成联系的策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这种方法也有它的局限性。正如最近在英国Wilton Park举行的一场会议上所了解到的,过于相信用科学推动外交磋商(例如关于气候变化的磋商)或者过于相信用科学家之间的讨论替代外交磋商,这可能带来夸大科学的地位的风险。

然而,坚实的科学证据的作用是为所有层面的决策者提供信息——从社区政治一直到国际外交磋商。这类决策的理由越坚实,它们实现其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大。

关键的联盟


而这又再次强调了科学传播的重要性。这里的关键词是“提供信息”。为决策提供信息意味着确保所有的利益攸关方以一种他们可以容易理解的形式获取相关科学信息,换句话说,也就是获取经过良好传播的科学。

良好的科学传播不是一种公共关系演习。它的目的不是——或者说不应该是——为那些进行研究或为研究提供资金的人增光添彩。

相反,它应该把科学知识交到使用它的人们的手上(包括确保负责地使用核武器或转基因作物等领域科学的管理者)。这样做将确保研究投入的资金取得更大的回报。

从这个角度看来,科学、传播和外交可以形成一个重要的联盟,特别是在发展援助的背景下。让这个联盟其作用绝非易事。但是如果要在整个发展中世界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目标,它是必不可少的。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观看今年早些时候由科学与发展网络组织、在伦敦的英联邦基金会召开的“科学传播促进发展”讨论会议的视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