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巴西在科学促进发展方面的经验

巴西必须确保对科学的支持成为长期的承诺,而不是仅限于某一个政府的要求。

现在正是巴西科学家的好时候。巴西科学在过去的将近10年中是最优先事项,特别是在巴西总统卢拉的任内。例如,自从2003年起,该国的科学预算和大学的科研人员数量已经翻了一番以上。

因此,当卢拉在巴西科学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对4000多位听众进行演讲的时候,听众起立向他致意,这并不令人惊奇。

该会议把焦点放在了科学、技术和创新在促进可持续发展、解决拉丁美洲以及整个发展中国家的迫切问题上的作用。

巴西的科学记录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是重要的经验教训。特别是它不仅展示了来自上层的对科学的政治承诺的价值,还展示了把这种承诺变成有效行动的清楚的决心的价值。

但是,正如这次会议所表明的,在发展能够有效解决可持续发展(而不仅仅是产生高质量的研究)的挑战的科学基地、以及把它对科学的承诺期限拓展到某一届政府之外的目标方面,巴西仍然面临着重大挑战。

它是否能成功实现这两个目标以及它在这个过程中学到的经验教训也将被人们密切关注。

重大成功


卢拉受欢迎部分反映了他的政府在减少该国贫穷方面的成功。自从2003年以来,工资少于政府定义的最低工资的1/4的巴西人口已经从3740万减少到了1960万人。失业人口也显著下降。

与此同时,公立大学的招生数量和研究奖学金的数量也都翻了一番,与此同时,对科学的资助已经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6%增加到了1.56%(上个月的会议上提出的新目标是在未来10年达到2.00%)。

特别重要的是在过去的7年中,对致力于让公众参与科学技术的活动投入了大约4亿美元。

其中一半用于了所谓的“技术职业培训中心”,它们支持青年发展他们的职业技能。剩下的资金用于了科学普及活动,包括国家科学周、科学中心和博物馆,以及科学新闻,它们全都帮助创立了一种成功的发展所依赖的科学文化。

持续的挑战

但是巴西科学仍然面临着挑战。其中之一——也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是让私营企业相信向科学和创新投入更多资金的必要性。

发展中国家也会很熟悉其他一些挑战,包括官僚主义过剩、脆弱的基础设施,以及接替从公共研究机构和大学退休的人员的困难。

在上月会议上显而易见的另一个问题是从事科学的女性太少。在此次会议上颁发的国家科学奖只有不到10%颁给了女性,尽管女科学家的数量在巴西已经显著增加,科学政策领域的决策仍然由男性支配。

巴西和其它发展中国家一样,也在费力地评估科学投资对国家发展的影响,这部分是由于这类投资的影响是如此长期,也部分是由于它缺乏足够的评估工具。

最重要的是,巴西还面临着减少对科学技术的支持的地区差异的独特挑战,这种支持在亚马逊地区特别弱。

学到的经验教训

尽管存在这类挑战,巴西已经认识到需要找到更好的用科学实现社会目标(换句话说,鼓励社会创新)的方法,从而有了显著的进步,方法是把它纳入到巴西国家科技体系的议程中。

把对改善使用科学技术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承诺纳入其中,这也是很重要的——即便人们对于可持续的含义含有很多不同意见。

但是或许来自上月的这次会议的主要信息是:不仅要让科学变成优先事项、而且还要让这种承诺付诸实践的政治决定,是巴西的成功背后的单一因素。

卢拉在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反映了他的一种决心,即该国应该在这一方向上继续前进,即便他在今年年底卸任之后。

一些人担心选举的结果可能导致科学资助的一个不确定时期。结果可能重返许多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稳定——尽管部委、总统和政府有良好的意图(见 花言巧语和不稳定阻碍拉丁美洲科学)。

在卢拉任内的巴西已经证明了对科学的承诺能够实现什么。下一个经验将是这类承诺不应该限定在一届政府的命令,而应该成为一个国家目标,不论谁是总统,或者哪个党派上台。

Luisa Massarani是本网站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协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