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传统医学的职责

把现代和传统医学整合起来需要打破不利于穷人的法律和管理障碍。
 
在殖民地时代之前,热带各地的医学几乎完全仅限于传统药物以及针对当地文化和自然资源的做法。
 
.然后传教士和殖民者到达亚洲和非洲,带来了现代科学技术和药物,它们被用于服务于推广基督教、商业和"文明"的殖民职责。
 
现代医学的推广在一个层次上肯定是成功的。殖民政权远远更擅长控制流行病、进行大规模免疫接种项目——例如天花疫苗——以及摘除肿瘤和白内障。
 
但是殖民地时代的医学留下了另一份遗产——传统医学的边缘化和降级。殖民政权把他们的价值置于传统实践之上,正式地确定现代医学更加优秀。例如,在许多非洲国家,草药医生未被禁止开业,但是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较差或者被忽视了,而传统占卜、妖术和巫术被法律禁止了。
 
这种传统医学实践的边缘化后来通过有组织的卫生保健体系和以发达国家为模式建立的医院而被强化了,后者持续支配着所有国家的卫生体系。
 
承认价值
 
但是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应对不断增加的耐药性以及应对新疾病的竞赛中,传统医学正在恢复。政府、制药公司、科学家和国际援助组织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了传统医学及其从业人员的价值——作为潜在的新的最畅销药的来源以及初级卫生保健的另一种提供者。
 
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的北京宣言在认识到把传统医学纳入国家卫生体系中的必要性方面树立了一块里程碑。
 
但是实现这一目标决非易事,至少是因为现代医学体系是建立在继承自发达国家的法律和程序框架之上的。它们可能起到了促进和传播现代医学的目的,但是它们并不必然有助于促进传统医学。
 
一个例子是严格的知识产权体系。它无法容易地应对医学知识的传统方法,这些传统医学知识是公有的而且是通过一代代的人自由传递的。
 
作为药物管理之特征的严密定义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测试是另一个限制。它们被制定出来是为了测试固定剂量的标准化的药物,而且依赖于有能力发现活性成分并提供容易重复的结果。但是传统药物的成分和配药方面本质上是多样的。
 
问题之谱
 
本周,我们用一系列辩论关键问题和凸显在第一线促进整合的有效政策的文章从而把整合现代与传统医学的挑战置于聚光灯下。
 
一篇背景文章勾勒出了现代和传统医学在实践、评估和管理方面的差异,并探索了它们在哪些方面如何冲突(见 让传统医学主流化:事实与数字)。
 
把传统药物开发成现代药物产品的实际障碍可能特别巨大。科学记者Yojana Sharma描述了如何应对这些障碍从而获得国际管理认可(见 让传统药物进入主流)。
 

据南非药物开发专家Kelly Chibale说,在非洲,第一步必须是建立一个来自传统药物的天然产物的数据库和物理标本库。然后可以应用现代的筛选、评估和临床前药理学从而开发商业产品(见 发现非洲的药物潜力)。

 
如果现代科学可以用于探索传统药物,它也可以用于强化支持它们的知识体系。世界贸易组织的知识产权负责人Antony Taubman认为,最新的信息技术很适合为传统医学知识的地方和文化背景归类,并且可以保存和传播传统医学知识用于在现代实践中使用(见 承认传统卫生体系)。
 
但是把现代和传统医学整合起来不仅仅是对古代知识应用现代方法。传统医学专家Bhushan Patwardhan及其同事呼吁一种整合的知识体系,它承认传统医学和现代科学的认识论差异,并为跨文化合作建立规范(见 结束对发展中国家的医学支配地位
 
这是能够实现的。秘鲁国立跨文化卫生中心主任Oswaldo Salaverry描述了他的国家把传统医学实践,诸如垂直分娩,嵌入到国家卫生保健基础设施从而促进公共卫生利益的进展(见  让传统医学现代化必须为当地人工作)。
 
需要全球举措
 
Salaverry的声音并不是孤单的声音。发展中国家有许多例子表明现代和传统医学不必冲突——从同时提供草药疗法和正规药物的中国医院到现代全科医生与传统"yachaks"(萨满巫师)同时工作的厄瓜多尔诊所。
 
但是为了让这两个体系在大范围内更和谐地运作,我们需要一个全球举措从而打破法律、管理和概念的障碍,这种障碍以损害传统实践为代价促进了现代医学。
 
例如,这就意味着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内部维持一场关于获取和共享收益的积极辩论,从而确保传统医学的创立者和保管者获得尊重、承认并获得他们应得的那一份公平的收益。
 
这也意味着用适合传统医学的方法、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工作的基础上改造管理、测试、培训、许可或认证的体系。
 
整合现代和传统医学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考虑到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现代医学的局限性,如果我们要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卫生,这就是一个国际社会必须面对的挑战。

Sian Lewis,约稿编辑
David Dickson,科学与发展网络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