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核裁军是科学外交优先考虑的问题

再次推动消除核武器的政治气候已经成熟;科学家可以加大其成功的几率。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卫星侦察到了巴基斯坦建造用于生产核武器燃料的一个核反应堆的第一缕蒸汽,这证实了该国强化其作为有核国家的愿望。

在本月于纽约举行的核不扩散条约(NPT)审议大会之前不久观察到的这一情况是进一步的证据,表明了不受管制的核技术扩散仍然与核冲突的危险密切相关。

好消息在于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似乎决心把消除核武器作为最优先事项。事实上,上个月他邀请了47国元首参加在华盛顿召开的一场空前的峰会,从而促进核裁军并通过防止核恐怖主义和确保核材料安全的策略。

但是来自巴基斯坦的消息再加上关于如何最好地应对其他新兴核国家(如伊朗和朝鲜)问题上的分歧显示了达到这个目标之前的道路还有多漫长——以及仍然需要克服的政治障碍。

新的希望

然而,今年的核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具有2005年的上届会议缺少的乐观情绪。当时,布什政府采取的强硬立场——它把朝鲜描述为一个“邪恶轴心”的一部分——让讨论变成了僵局。

这一次,达成协议的前景显著更高。奥巴马不仅对国际事务在总体上采取了一种更温和的态度,而且他已经在核问题的前沿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例如,上个月俄国和美国宣布了一项军备控制协议,根据该协议,双方将显著减少它们的核武库。从那以后,奥巴马修改了他的核政策,首次规定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的无核国家将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核武器的目标。

这些协议本可以走得更远。奥巴马政府中的一些人希望他采取进一步措施,禁止对任何非核威胁或攻击使用核武器。尽管有了这些新的削减,俄罗斯和美国都仍然具有足够毁灭人类许多次的核武器。

但是近来的一些举措仍然创造出了一种政治气氛,让重大协议——至少是在有核国之间——比过去5年看上去更加现实。甚至有迹象表明美国可能最终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这是朝着全球核裁军的下一个重大步骤。

需要警惕

感到乐观的理由不仅仅限于美国立场的改变。同样有影响力的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越来越意识到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以及需要改善对核材料的保护。

例如,18个月前,一个武装团伙在闯入南非的一个核设施的时候被抓获,他们看上去试图偷窃自从20世纪90年代早期就储存在那里接受国际监管的武器级铀。

这一事件充分提醒了人们需要持续而有效的警惕。随着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把核能作为廉价能源——把促进可持续能源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一种策略的国际举措将强化这一趋势——这种必要性将会增加。

但是危险在于美国主导的动议将被视为仅仅是保护美国利益的一种企图(人们有一些理由这样认为),认为它受到政治关系的影响和核裁军的真诚愿望的影响一样多。

例如,美国和印度之间于2008年生效的核合作已经被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视为把外交和商业利益置于核不扩散责任之上的一个例子,而且有人批评这种合作加剧了南亚的核紧张局势。

科学家,外交官,还是两者?

发展中国家接受国际核不扩散的唯一解决方案就在于它的自身利益——这是防止地区冲突升级成为核交流的唯一方法。

科学界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解释甚至相对较小的核武器带来的威胁,并就如何在不过度限制和平利用核能的情况下制定安全措施提供建议。

当科学家在冷战时期保持美国和苏联的沟通渠道畅通的时候,他们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价值。帕格沃什科学与世界事务会议对于这种“科学外交”具有关键作用,而且当曾经领导过帕格沃什会议的John Holdren担任奥巴马的科学技术顾问的时候,这种方法正在迅速得到华盛顿的喜爱,这并不是一种巧合。

如果这样的关于核武器控制或其他科学问题的外交受到了发达国家的政治和商业利益的驱动,它将仍然会受到怀疑并注定会失败。

但是如果它真正是超越国界的,那么成功的几率就远远更高。达成一个关于在全世界消除核武器所需步骤的全球协议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