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应对营养不良需要紧急行动起来

科学可以帮助设计应对营养不良的策略。挑战在于把这一知识转化成行动。

在发展中国家改善营养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字,超过10亿人——全球人口的1/6——的饮食如此不良,以至于他们可能严重体重不足、发育迟滞,或者缺乏维持良好健康所需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这都是严重营养不良即营养不足的表现)。

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地方气候的变化,这一数字肯定还会增长。

其结果是,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到2015年让饥饿人数比例减半的目标似乎越来越不可能。

营养问题不只在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存在。随着人们食用营养更少(但是热量丰富)的饮食和活动更少的生活方式,迅速发展的国家越来越面临营养不足和营养过剩的双重负担。

科学家经常证明了营养不良——不论是缺乏蛋白质、微量营养元素还是摄入了太多脂肪——会增加疾病和死亡的风险。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生命早期的营养不良也可能导致大脑发育的不可逆转的损伤,对今后的个人生产力有不良影响,转化成了收入的显著损失。

但是消息也不都是坏的。所有形式的营养不良都是可以预防的。而且我们越来越了解营养不良如何与疾病相互作用,这提供了如何以及什么时候最有效地应对这个问题的大量信息。挑战在于让这种知识起作用。

聚焦于食品

本周,科学与发展网络用一系列的观点和特写文章凸显了发展中国家改善营养的需求。这些文章探索了营养不良背后的一些驱动力量——从最近让无数人得不到有营养食品的经济冲击到阻止人体吸收关键营养的传染病,再到气候变化如何改变了我们的主粮作物的营养价值。

一篇背景文章估计了营养不良的负担,解释了它对儿童和成年人健康的影响,并强调了决策者可以使用的一些选项(见 改善营养的挑战:事实与数字)。

在另一篇观点文章里,哈佛大学的科学家Andrew Thorne-Lyman 和Wafaie Fawzi提出,我们必须把重点放在贯彻科学证明了的干预手段上,例如保障获取维生素A或锌等微量营养物质,它们在预防和治疗传染病方面起关键作用(见 营养是降低感染率的关键)。

来自华盛顿特区的国际食品研究所的Suresh Babu重申了需要食品补充剂等干预手段,认为他们必须把社会保护政策——诸如以工换粮计划——结合起来,从而在经济危机时期保障脆弱人群的营养(见 营养保障悬而未决)。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食品安全、人畜共患病以及食品传播疾病部门的主任Jørgen Schlundt提出,通过应对发展中国家的食品安全问题可以显著改善营养(见 食品安全是营养保障的关键)。

其他人提供了使用新的科学发现和技术从而为营养干预手段提供信息的理由。例如,来自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Jim Kaput解释了新兴的营养组学领域(它研究基因与营养之间的相互作用)如何有潜力帮助为特定人群定制营养政策,从而让政策更加有效。但是他也警告说,营养组学不太可能在近期提供实用的解决方案(见 使用遗传学应对营养不良)。

我们迫切需要找到营养不良的解决方案。美国农业部的植物生理学家Lewis Ziska解释了气候变化带来的令人担忧的双重影响。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将降低食品保障,同时上升的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也将让更多的主粮作物的营养更低。

Ziska提出对作物实施“生物强化”,也就是通过转基因增加它们的营养价值,可能是应对这些问题的唯一可行的长期解决方案(见 由气候变化导致的“隐蔽的饥饿”)。

事实上,转基因技术的倡导者已经表示有望出现一场农业革命,包括把完整的一餐放进一份木薯中。但是正如Carol Campbell 所报道的,它尚未实现,而且分析家说,这幅图景远远比打开或关闭几个遗传开关更加复杂(见 转基因技术能挽回局面吗?)。

就行动达成一致

这些观点文章表明了科学家在应对营养不良的行动方面的具体建议各不相同。然而他们都同意需要迫切采取行动。由于超过10亿人的安危未卜,国际捐助者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现在就要采取行动。他们必须努力实施经过验证的措施,尽快确保他们的人口的营养保障。

但是他们将不得不承认营养不良的效应不会在一夜之间消除。一个原因在于它的影响可能是长期的。例如,一些研究提示,两岁之前的营养不良可能导致健康和发育的不良效应,可能最多持续3代人。

然而,另一个原因在于没有迅速的解决方案。不论食品援助或维生素滴剂等营养干预手段多么有效,它们没有解决营养不良背后的驱动力量,这种驱动力量常常被归结为贫困——以及随之而来的缺乏教育、卫生保健和卫生设施。

在根本上,改善发展中国家营养的挑战也是减轻全球贫困的挑战之一。

Sian Lewis,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约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