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关于“科学鸿沟”的好消息和坏消息

有关研究投入的最新数据表明,富裕国家和贫穷国家的鸿沟在缩小——但速度还不够快。

水杯是半空的还是半满的?当考虑到最近发展中国家的科学活动以及投入的趋势时候,这句老话很少有这么贴切的时候。本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设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统计学研究所(UIS)发布的数字凸显了这种趋势(参见 贫穷国家在科学上的投入更多)。

这些数字涵盖了2002-2007年,它们带来了很多好消息。在总体上,发展中国家关于研发(R&D)的投入的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的3倍以上。而且发展中国家科研人员的数量已经增加了一倍以上,相比之下世界其他地方只有9%的增长。

似乎可以很有把握地说,富国和穷国之间的“科学鸿沟”正在缩小——这令人欣喜地反映出发展中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认识到科学技术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扮演的关键角色。

投入的领先者

不得不承认,影响这种资金投入趋势的主要是更发达的发展中国家,诸如巴西、中国和印度。中国的增长特别令人瞩目,该国科研人员的数量增长了76%,而总的研发投入增加了一倍以上。

这样的增长支持了欧洲的一些预测,即中国和印度将在2025年成为世界科研领先者。欧洲联盟的一个专家组上月提出,在未来的20年中,中国和印度将占全球研究投资的20%以上,超过了它们目前份额的两倍,UIS计算出2007年它们的份额是9%。

UIS的数字还指出了其他一些地方的进展。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百万居民中的科研人员数量——这是一个国家科研能力的一个关键指标——增长了18%。

坏消息

但是消息并不都是好的——即便这个科学鸿沟正在缩小,它仍然很大。被UIS定义为欠发达国家的世界最贫穷的国家拥有全世界12%的人口和许多最贫困的社区。但是它们只拥有全世界0.5%的科研人员。相比之下,全世界3/4的研发投入仍然投向了发达国家,而后者只有全世界1/5的人口。

根据UIS的数字,发展中国家的研发投入平均是它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仅仅1%——这是发达国家平均值的一半。

在非洲,这个数字是0.4%,这远远低于非洲联盟成员2007年2月在亚的斯亚贝巴召开会议时的承诺。如果非洲想要有效利用科学技术满足其社会需求,它需要的不仅仅是承诺——现金和有效的投入政策是至关重要的。

告诫

和所有的统计数字一样,UIS的数字也必须谨慎对待。由于是官方数字,它们的可靠程度和政府的数据采集和报告服务一样。

而且正如分析家自己承认的那样,这些数据充满了各国无法提供数据或提供的数据没能涵盖所有经济部门造成的空白。结果,正如UIS所说,发展中国家的这些数据“可以被认为是它们真实的研发举措的下限”。

或许更加显著的是,一个国家的研发投入本身——或者是它的在职科学家数量——并不能提供其科学实力的一幅完整的图景。确定科研人员的工作效率以及他们的发现在何种程度上付诸实际应用,这是同等重要的,而且只能用一组更复杂的标准加以评判,诸如同行评议的出版物的数量或专利统计数字。

尽管存在一些局限性,UIS的数据为各个国家和地区提供了一个信息宝库,从而加强它们自己的让科学技术投资成为更优先考虑的政治事项的举措。

例如,它们揭示出了阿拉伯国家对全球科研的贡献正在下降。在一个越来越开始在石油之外寻求多样化的世界,这些国家应该注意在科学技术上投入更多资金,而不是更少。

从全球观点看来,UIS的统计数字强化了一个信息,即:即便这个科学鸿沟正在缩小,它仍然比理想状况有很大差距。

不论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考虑,还是反思科学举措和社会需求之间继续存在的错位,这杯水仍然是半空的。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