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减少森林排放需要良好的科学

关于气候变化的争论提供了一个把森林管理纳入到发展政策中的途径,但是良好的科学必须为其策略提供信息。

关于气候变化的争论提供了一个把森林管理纳入到发展政策中的途径,但是良好的科学必须为其策略提供信息。自然保护人士长久以来认识到了森林在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土著居民的生计方面的角色。除了提供燃料和建筑材料,森林常常还提供关键的粮食和药物。它们也是日渐减少的生物多样性的来源。在非洲,科学家估计超过70%的人依靠森林资源。最近,资金紧张的各国政府已经对一个概念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兴趣,即由于森林提供“生态系统服务”(诸如调节当地空气温度、控制水流和缓解洪水,以及产生降雨量)而为保护森林提供补偿。
但是森林如今正在因为另一个价值而被推到聚光灯下:它们的储藏碳以及缓解气候变化的能力。根据一项将在今年的哥本哈根气候谈判上决定的方案,发展中国家将因为减少来自伐林和林地退化的碳排放(REDD)而获得补偿。

让REDD适合所有人

森林能起到碳汇的作用——树木和土壤吸收空气中的碳并把它储藏起来。如果不被破坏,这种森林可以在中和碳排放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但是许多热带森林正在因为伐木或改为农田而迅速被清除, 这释放出了它们储藏的碳,如果它们被焚烧,这种释放就很快,如果它们的有机物腐烂,这种释放就更慢。
森林砍伐还能改变土壤动态,增加土壤侵蚀,这两者都能把更多的碳释放到大气中。在总体上,科学家估计森林砍伐释放出了全球碳排放的约1/5。因此,任何长期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必须包括减少森林砍伐。
2007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会谈出现了对减少来自森林砍伐的排放的广泛全球承诺,而世界各国如今正在忙于及时为哥本哈根会议解决细节。REDD提供了把森林管理与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的绝佳机会,但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框架并不容易,尤其是考虑到热带地区森林类型、管理以及使用方式的多样性。结果,尽管在REDD的一些问题上正在形成共识——例如,只有发展中国家才应该获益,以及资助应该来自多个来源——许多细节仍有待商定。
与此同时,满足当地需求和促进可持续经济增长对于REDD是一个特别的挑战。实现它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确保良好的、适应当地情况的科学为REDD策略提供信息。

多样的观点

本周,我们把REDD放在了一系列文章的聚光灯下,从而发现并探索科学和研究能在何处做出贡献。
一篇背景文章概述了主要的问题,包括REDD活动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中的进展,解释了一些障碍,并概述了科学家如何能够提供帮助(见 减少森林排放:事实和数字)。
另一篇文章强调了监测、报告和验证REDD项目的任务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是一个特别的挑战,尽管近来的技术进步(诸如遥感技术)可以提供帮助(见 天空中的眼睛观察着森林的消失)。
科学也可以用其他方式提供帮助。非洲森林论坛的负责人Godwin Kowero强调了非洲林业科学家掌握的当地知识的深度,并敦促全球谈判者倾听并学习这些至关重要的观点。(见 让非洲获得REDD权利
来自世界林业中心的 Festus Akinnifesi及其同事提供了这样一个观点,认为把农林业整合到REDD是实现气候目标和改善非洲生计的关键(见 非洲需要农林业从而削减森林排放)。
来自ASB热带森林边缘伙伴关系的Peter A. Minang提供了另一个观点。他认为对REDD的支持是建立在不可靠的证据之上的,而我们对于发展中国家开展它的成本知之甚少(见 减少森林排放的真实成本是多少?)。
与此同时,来自印度班加罗尔的印度科学研究院的N. H. Ravindranath 和Shamama Afreen提出,REDD对于南亚不合适,他们说需要一个为造林、重新造林和森林碳储藏增长提供回报的方案。(见 气候协议应该回报更广泛的森林管理)。
绿色和平组织关于气候变化和森林的政策顾问Romain Czebiniak 提出了REDD提案的其他问题。他提出尽管REDD是让全球气温升高保持在2摄氏度的增加之下的任何举措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它不能简单地在碳市场上应用,经验显示几乎没有发展中国家可以容易地参与碳市场(见 REDD的前景和风险)。

双重目标

这绝不是REDD谈判者面临的问题的一份彻底的清单,特别是对于那些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为哥本哈根会议做准备的参与者。但是这些文章再加上我们链接的背景材料,将为REDD和科学的交界处的一些关键问题提供一个有用的概述。无论REDD的争论采取什么道路,谈判者必须一直考虑到支持可持续发展同时也解决气候变化的双重目标。一个构建良好的REDD框架可以帮助实现这两者。但是只有良好的、适应当地情况的科学为REDD策略提供信息的情况下,这才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