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警惕科学原教旨主义

科学记者应当成为科学“知情的批评者”,支持科学的价值观,同时应该警惕,不要盲目支持以科学名义进行的一切事情。

下周,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作家将在伦敦参加第六届科学记者大会,讨论他们的职业面临的责任、挑战和威胁。

首要事件——至少是对于发达国家的科学记者——是随着面临利润下降报纸转向“更有吸引力”的话题,例如体育或名人的八卦,对科学写作的编辑支持将下降。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记者由于来自英国国际开发署等发展机构的支持,将在会上得到充分代表,他们也面临着有限的编辑支持。对于许多人而言,支持并非下降,而是根本就没有。

或许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群体必须找到担任科学的“知情批评者”的方式——正如戏剧批评家认可戏剧实践活动但是并不必然认可每一场表演。

记者的双重角色

科学记者的角色具有两个关键的维度。第一个是通过描述科学家的成果和他们潜在的影响从而提供一种叙述。

在这方面,准确性是至关重要的。这可能包括承认不确定性——科学记者的第一责任是向他们的读者提供一个可靠的概括。

同样重要的是叙述的可读性。把复杂观念转化成简单语言的能力常常被忽视。把科学成果和日常担忧联系起来的能力也常常被忽视——这个能力对于让非科学的读者理解科学观念至关重要。

第二个关键元素是正确地看待科学成果。

有时候,这意味着凸显不起眼或者被忽视的成果。在发展中国家,科学记者常常在让政治领导人和决策者知道科学研究帮助实现社会和经济目标的方式方面扮演着一个关键角色。

在其他时候,正确看待科学成果可能意味着不夸大主张。当主张明显虚假的时候,这相对容易做到——例如,无论声称其多么“科学”,立刻治好艾滋病等复杂疾病的疗法很可能是假的。

但是当看上去坚实的科学被用于支持可能不是完全有道理的主张的时候,这就变得更困难。当结果看上去支持采取正面行动的时候,这变得特别困难,例如限制气候变化、对抗疾病大流行或者管理新的农作物。

在这方面,科学记者必须把愿望和实质分开——这是一个复杂而且有时候令人畏缩的任务。这项工作可能包括传播风险从而促进迅速且适当的行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导致没有适当理由的恐慌。例如,一些批评家声称埃及今年4月宰杀所有猪只的草率决定是由于对猪流感的不负责任的报道(见  媒体和政府需要对埃及在甲型H1N1流感问题上的混乱负责)。

产生影响

下周的会议将讨论所有这些问题和许多其他问题。而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在让全世界的科学记者来到伦敦并讨论这些问题方面扮演了一个小而重要的角色。

例如,5年前我们在说服英国同行与来自世界科学记者联盟的国际同行合作方面起了关键作用。最近,我们支持了伦敦成功申办该联盟两年一次的大会。

科学与发展网络寻求遵守上述批判性科学报道的指导方针。这部分反映在我们致力于以一种“准确、权威和容易理解的方式”报道科学在发展中担任的角色。

我们坚持要求我们的投稿者报道科学事实,也要报道它们的含义,这就要回答“该研究为什么重要,它对于谁重要?”的问题。

只有通过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科学记者才能为决策者和公众提供他们所需的答案并对发展产生有效的影响。

关心发展中国家命运的科学记者应该通过他们的作品推广科学。但是不仅仅是为了科学本身,或者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科学拥有人类进步的“关键”或提供了可以看见这类进步的镜头。

相反,这个职业必须准确地报道科学及其影响,同时小心地不要贬低或夸大它在发展中的作用。在两者之间以一条负责任的道路前行,同时忠实于最优秀的科学和最优秀的新闻业的传统,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