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需要为养活世界的穷人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

为了防止未来出现粮食紧急状况,需要通过提高农业研究资助和以农民为中心的方法增加粮食产量。

全球经济危机的一个不幸的副作用就是它转移了人们对于在一年前还是吸引人的大标题的粮食危机的注意力。迅速攀升的粮食价格——受到油价和商品投机等因素的刺激——已经对全世界的穷人产生了过于严重的冲击。

如今油价已经回落,而投机狂潮也已经冷却,粮食价格也回落了50%。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已经远去。因为尽管粮食价格下跌了,但穷人由于收入下降,购买粮食的能力也下跌了。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在去年创记录的60亿美元的预算基础上,今年它还需要另外20%的资助,从而养活全世界最贫穷的人们。

甚至即便去年的粮食涨价停止,其他驱动粮食短缺的因素——诸如人口增长和气候变化——仍然十分强劲。

政治问题

这就是西方发达国家组成的八国集团农业部长本周首次在意大利举行会议的背景。

可以理解,由于政治注意力放在了减轻当前经济危机的直接后果上,八国集团的部长们可能对缓解这种痛苦的短期措施有兴趣,例如为粮食计划提供经费。

但是那将是一个错误。农业专家广泛认为粮价下跌只是暂时的。迫切需要长期的解决方案从而确保去年的粮食紧急情况不会成为持久的未来。

这种紧急情况导致的社会混乱可能比那些被金融和经济问题引发的混乱在政治上更具破坏力——例如,去年小麦和大米的价格高峰导致了30个国家的暴乱。

资助研究

两个因素对于长期解决方案至关重要。首先,需要显著增加对农业研究和发展的资助,从而推进农业产量。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面临农业研究资助下降,当时发展机构把重点放在政策和粮食援助的结构调整上。

由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对27个非洲国家进行的调查表明,大约一半的国家在90年代面临农业研究和发展支出的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世界银行的大量项目结束(见   投资撒哈拉以南非洲农业研究:近来的趋势  [231kB])。

近来,这种趋势有了一个令人欢迎的逆转。例如,捐助国政府的对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的研究中心的资助已经增加,而诸如比尔和美琳达•盖茨基金会等私人基金会也进入了该领域。

但是还需要更多的举措。IFPRI的所长Joachim von Braun近来呼吁让国际农业研究资助在未来的5年加倍,他说这一举动可以让超过2.5亿人到2020年脱离贫困(见 农业研发对防范粮食危机至关重要)。

支持农民


同样重要的是采取措施让研究付诸应用。这特别意味着改善发展中国家农民的创新能力。

这些人最有可能满足当地对粮食的需求,减少对昂贵——而且常常营养价值更少——的进口食品的需求。他们还可以把他们创造出的任何经济盈余返回给当地社区。

但是为了能有效实施,需要保护农民不受生产投入的市场高价的影响。由英国国际发展部部分资助的一个马拉维化肥补贴项目的成功让批评家感到吃惊(见 马拉维创纪录的玉米丰收)。

农民也需要获取新技术,并保护他们不受为关键农业投入(诸如新的作物品种)申请专利的公司的掠夺性价格的伤害(见转基因作物和基因巨头:对农民的坏消息 )。

八国集团农业部长本周面对的议程和上周二十国集团关于金融危机的会议上面对的议程同样广泛而复杂。而且它的结果也同样重要。

但是如果缺少对在发展中国家增加农业研究开支并支持农民把研究付诸应用的承诺,任何粮食危机的“解决方案”都不过是一块临时的橡皮膏。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