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紧缩与趋同:通向可持续增长的道路

本周在伦敦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必须确保全球金融危机的任何解决方案也致力于可持续经济增长。

在当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和受气候变化威胁的社会经济危机之间有几个惊人的相似之处。在很大程度上驱动了金融市场过去20年间迅速扩张的贪婪与消费越来越多的排放碳的化石燃料的明显的抉择是类似的。

可悲的是,在这两个例子中,监管被证明并不充分。全世界的金融监管者在防范市场崩溃方面几乎没有成功,环境管理者在减少碳排放方面也是如此。

而且在这两个例子中,富有的工业化国家都有很大的责任。然而最可能受打击的却是那些发展中的穷国——不论是由于失去工作还是生活环境退化。

正确类型的改革?

由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国家组成的二十国集团的领导人本周在伦敦举行了会议,他们提供了解决这种双重危机的经济问题的一些承诺。

他们承诺了一个改革全球金融监管体系的计划,这是朝着限制由不受控制的人类贪婪导致的经济破坏迈出的关键而令人欢迎的一步。但是试图通过鼓励消费者购买商品和服务从而解决金融危机的方法也有它的副作用。它对于制止由这种需求导致的环境危机几乎没有贡献。

它也不会解决持续萦绕着全球化进程中的富国和穷国之间的鸿沟。这需要额外的措施从而让发展中国家拥有刺激全球经济的资源的平等的份额。

这还将意味着确保用于这种刺激的钱不是来自援助项目,由于各个发展中国家首先遭受并非由它们引发的经济低迷的打击,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比以往更加关键。

可持续增长

在未来的几个月中,对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的真正检验将是他们能否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经济体系,它不仅要提供金融稳定性——这是伦敦峰会的主要目标——而且还要让世界走上真正的可持续经济增长的道路。

一组环境、发展、商业和劳工团体上周在一封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的公开信提到了20世纪30年代把美国从衰退中解救出来的罗斯福新政,该公开信说,“今天的需要是一个‘全球的’和‘绿色的’新政”。

而面临的挑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可怕。因为其核心是一个许多发达国家将感到难以下咽的信息——即就在发展中国家必须被允许消费更多的时候,富国必须消费更少。

这种困境也是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于哥本哈根进行的关于后京都议定书的气候谈判的关键。只有通过显著改变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才能实现大量减少碳排放。但是只有也允许发展中国家从事脱离贫困所需的经济发展才能指望它们对此做出贡献。

发展的权利

一些气候活动人士把渴望的解决方案概括为“紧缩与趋同”。他们倡导同时减少全球对碳密集技术的需求,并给予发展中国家享受经济增长收益的权利。

对于富国,这意味着确保——正如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已经承诺的那样——任何全球经济刺激方案的大部分用于支持和扩展可持续工业。

对于穷国,它不仅仅意味着这些。没有任何建立在社会平等和政治稳定基础上的全球经济改革的尝试可以忽略这些国家的诸多社会需求——千年发展目标列出了这些需求,但不限于这些目标。

但愿二十国集团领导本周的协议反映了国际社会对建立一个服务于经济增长新纪元的坚实的金融平台的承诺,这种经济增长既利用人类的创新,又遏制人类的无节制。

但是这个新纪元必须不能重复或延长其前任的错误。解决金融危机是应对一些令人生畏的政治挑战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这些挑战就是实现可持续和公正的增长。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