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2009年:祸兮福之所倚?

在最近的电视访谈中,微软公司前总裁比尔·盖茨为美国当选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政府提出了两个优先任务,后者正准备面对近年来最大的全球经济危机。

第一个优先任务是继续提供资金从而解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尽管奥巴马承诺将把美国的对外援助加倍,但有理由担心严重的国内财政压力将使发展援助远离政治议程。

第二个优先任务是继续向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投资。盖茨说,这为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提供了基础。

随着发展中国家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艰难时期,继续重视这两个主题——并维持它们之间的联系——将是2009年的一个关键挑战。

牺牲对外援助开支将破坏摆脱当前危机所需的实现全球经济稳定的机会。同样,削弱基于科学的创新和基于证据的决策对可持续发展的潜在贡献的任何行动也会破坏这种机会。两个迫切的问题凸显了这些担忧——由于产业需求的减速而导致的商品价格崩溃(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日益迫切的需求。

商品的崩溃

近年来,商品价格的暴涨已经给许多发展中国家带来了惊人的经济增长水平。特别是在非洲,那里的人们激烈地争夺丰富的石油和矿产资源。

但是正如联合国贸发会议所指出的,依靠商品的高需求——也就是高价格——不是社会发展的稳固基础(也无法保证这些商品的收入被投入到需要的地方,而不是被政治强权据为己有——参见 “不要让发展之路因价格上涨而脱轨”)。

避免轻易受商品价格大起大落伤害的唯一方法是建立一种确保内生经济增长并广泛分配其收益的机制。关键在于支持基于创新的企业。

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代表了另一组挑战。即便在当前的经济危机爆发之前,2009年也显然是就如何应对气候变化达成国际协议的关键一年。最重要的时刻是12月,那时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的缔约方将在哥本哈根举行会议。

好消息是新一届美国政府已经发出了信号,表明华盛顿对于谈判缔结2012年京都议定书失效后关于气候变化的强有力的新协议的态度有了巨变。

问题在于有效的行动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大规模的公共资金的投入(包括对发展中国家清洁能源技术投资的补贴)。迫使资金短缺的政府提供这些资金甚至将比一年前更加困难。

基于研究的策略是至关重要的。不论是寻求深化我们对气候变化的理解,还是提出缓解其影响的新方法,科学家在为政界人士和更广泛的群体提出有性价比的解决方案方面担任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新的起点

然而,最大的挑战不是开发科学技术从而让发展中国家停止出口商品或停止使用化石燃料。最大的挑战是建立社会和政治制度,培育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增长的广泛模式。

关于如何重新设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金融机构从而更好地满足21世纪的需求,这已经有了广泛的讨论。关于政府在防止导致当前危机的金融市场失败方面的角色的政治辩论是这些讨论的关键。

这一辩论也必须纳入另外一些讨论,即如何同时促进和控制科学技术,从而利用它们促进可持续发展,让它们受到社会需求而不是私人贪欲的驱动。

气候变化的辩论为这些讨论的进行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框架。即将到来的哥本哈根会议——以及2009年本身——将提供许多机会来检验一句中国谚语:祸兮福之所倚。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