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权”值得给予更多支持

我们必须澄清人权中的科学权,并提醒政府有维护科学权的契约义务。

塞在《世界人权宣言》(于60年前的12月签署)文本最底下的是一个少有人知道的条款,它宣称“人人有权自由……分享科学进步及其产生的福利”。

1976年,《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生效,它把人权宣言的愿望变成了行动。它同样也承认人人有权“享受科学进步及其应用所产生的利益”。

应该让该公约的159个缔约国的国名更广为人知。这是一种有价值的方式,提醒各国政府他们已经同意了让穷人和富人可以同样地获取科学的原则。

冲突的权利

但是一些障碍让履行该承诺的举措复杂化。其中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关于该公约的文本在实践上的意义还有许多不确定性——例如在确保获取科学知识与对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冲突。

宣言和公约中的条款规定了享受科学进步的权利,也包含了一个单独的条款,赋予个人保护他们的科学产生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利益”的权利。

这种对知识产权的认可限制了确保人人可以享受科学成果的许多努力。它让发明者有权控制对他们的成果的获取,直接排除了那些无法支付授权费用的人们。

例如,这个问题是减少发展中国家基本药物开支运动的一个核心问题。这些运动的组织者说,享受生物医学成果的权利应该排在制药公司为它们的发现收取费用的权利之前。但是这种主张的法律基础仍然处于激烈辩论中,急需对《宣言》和《公约》中的这些条款应该如何权衡的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澄清。

道德的背景

当科学可能和其他宗教信仰或道德价值冲突的时候,我们还需要阐明人们的科学权——不论是关于开发核武器还是研究胚胎干细胞可能的医学用途。

干细胞研究的支持者指出《宣言》和《公约》支持他们的事业。他们说如果有治疗致命疾病的科学,患者就有获取它的人权。

但是还有一种强有力的主张认为只有科学在一个道德框架内发展,它才能有益。例如,纳粹集中营中的恐怖试验激发了一套复杂的国际伦理规定,管辖着生物医学的临床研究。

最近,有人试图使用把人权作为对抗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的行动的理由(见 人权是气候变化政策的一个“指南针”)。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在科学问题中提及人权,主要是关于保护个人不受可能的违反伦理的科学应用的伤害。

更广阔的视角

不能单纯地去追求(或保护)个人分享科学利益的权利。它必须和其他同等重要的问题进行权衡,无论是保护知识产权、人类道德还是环境的可持续性。

然而,这些担忧并不能取消对让人们获得科学进步的承诺,缺少了这些,技术创新、卫生保护或甚至可持续的经济发展都是不可能的。

维护人们分享现代科学利益的权利可以强化让政府建立促进科学发展的环境的要求。这些需求包括改善各国的基本能力,生产科学,解释其潜在利益,并用一种容易获取的方式加以传播。

与国际对酷刑的谴责不会让酷刑消失一样,要求各国政府实践它们的契约义务并不会自动地保证人们获得“科学权”。

但是给那些呼吁各国政府实现其义务的人们更多的支持,这肯定会有帮助作用。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