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不要让价格上涨使发展脱轨

商品价格的上涨不能替代在基础设施和能力建设上的长期投资,后者才是确保可持续发展的一种可行之道。

商品价格在过去的几年中有了显著的上涨,这是由巴西、印度此类快速工业化的经济体发展不断增长的需求造成的。乍一看这对那些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件好事。

在2005到2007年间,世界上的不发达国家都达到了它们30年来最高经济增长速度,平均都在7%左右。严格的从财政观点来看,这已成为全球经济最激动人心的特点之一。

然而这些表现会具有欺骗性。上月在日内瓦的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发布了一个报告,警告说仅基于商品价格的发展模式不稳定,这使得不发达国家很容易受到价格波动的攻击。[1]

同样重要的是,不论在农业还是生产部门中缺乏足够的投资歪曲了经济的发展。本周发生在南非的全国大罢工,就是由飞涨的物价以及工资增长迟缓引起的,这再一次强调了这一危险。

这里,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采矿业电力短缺(部分是由供应中的投资不足造成)造成的瘫痪性后果。南非大部分财富仍然依赖于该产业,然而该产业正不得不减少生产,这导致了低工资以及人民内部的不满。

只有饥饿

不论是这篇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报告还是南非的这一事件都提醒了我们单是经济增长并不能保证社会繁荣,或者是社会稳定。就像许多非洲国家不断证明的那样,基于商品的增长的成果太容易分配不均了。

那些控制着商品的人能更快的富裕起来。而其他人通常只有饥饿。这将造成腐败,以及由于渴望控制有价值的资源造成的而不是任何涉及民主权力而引发的全国内战。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财富依赖于高商品价格的国家几乎不会去构建一些能够帮助其活跃参与到全球经济中去的社会与经济基础。它仍然是个编外人士,仍然屈服于工业化国家及新兴经济国家的需要,而且特别容易受到任何可能由于全球衰退导致的价格快速下滑的打击。

痴心妄想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期间,任何提出此类利害问题的人们都被告知不要担心,因为这些国家中的私营部门会很快认识到,对此类基础建设进行投资符合公司股东的利益。现在这被证明为痴心妄想,股东通常会选择快速盈利而不是长期回报。

举例来说,发展中国家的私营部门并没有填补由国家对农业研究投资削减造成的空缺。与之类似,工业企业也没有投资于让全国创新系统成为可行的基准水平的研发。

然而,这份联合国贸发会议报告还把矛头指向了那些提供发展援助的机构。报告提出,通常捐赠机构过分集中在解决贫困的直接体现上,比如健康与卫生设施项目,而不是改进各国提升经济生产的能力,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

报告指出,即使是千年发展目标书写的方式,看起来也赞同这种方式。这些目标关注表面层次所取得的成就,比如增加初等教育儿童数量等。报告提出严正警告,部分上正是因为这种方式,不发达国家不能达到2015年将贫穷减半的目标。

基础设施投资

下月,来自100多个国家的部长、双边及多边发展机构的首脑、以及全世界捐赠机构和民间社会组织的代表们将聚集在加纳的阿克拉,参加第三届援助实效问题高级论坛(Third High-Level Forum on Aid Effectiveness)。他们的目的是通过更加透明、负责以及注重实效的援助来帮助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

这次会议必须解决联合国贸发会议提出的该问题——即便是正享有商品繁荣带来利益的那些发展中国家,仍然还处于全球经济的边缘,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知识基础建设上(其中包括科学家与技术人员的培养、以及对其工作的支持)都没有充分的投入。因而,对这些国家援助效果无疑将会受到损害。

当前粮食危机表现了这种局势会产生的问题。再农业生产(包括农业研究)中投入更多就其本身而言不会解决高粮价问题。然而这会把国家摆在一个更好的位置来控制价格,因而避免了消费者的不满。

要重新构建这个发展政策是一项意义重大的政策挑战。就可理解的原因来说(鉴于这是一个联合国机构,而且过去曾引来了一些主要捐助国的不满,比如美国),联合国贸发会议往往会缓和与维持现行制度的既得利益所进行的斗争。

但是,如果世界经济能避免繁荣和萧条的规律——就像往常一样,这是一种穷人要比富人遭受更多痛苦的模式——下个月的会议必须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需要大幅度增加在生产能力上的公共投入。这其中投入的核心必须要致力于科学技术的能力建设。任何其它东西都不过是“傻瓜的黄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充满着当下战略带来的让人猛醒的不安全因素。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References

[1] Growth, Poverty and the Terms of Development Partnership, UNCTAD,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