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技术对于可持续农业至关重要

最近的一份报告对现代农业的分析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但是它没能充分承认科学技术的作用。

在一些领域中,科学和开明政治成为了舒适的盟友。气候变化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关于全球变暖的科学共识所指出的方向——它指出世界需要走向减少碳排放的道路——也符合对环境可持续性和社会平等的一个更广泛的承诺。

粮食生产趋向于衰退。大多数农业研究——至少是迄今为止的研究——的重点是增加粮食产量。但是基于科学的农业的成功常常是以损害其他社会目标为代价的,这些目标包括保护生物多样性或者缩小贫富农民之间的差距。

致力于解决这个难题的一项为期三年的国际努力于本周结束,本周它发表了2500页的国际农业科技发展评估(IAASTD)报告。

这份报告效仿了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具有高度影响力的评估报告,它寻求建立一个关于全球农业新道路的国际共识,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并以一种考虑到环境和平等的方式满足这个饥饿的世界的需求。

但是,IPCC的报告整理出了一组清晰的科学结论——并从中获取了威力——但是关于粮食生产的报告却并非如此。这份报告的结果是一组善意但是散乱的信息,无论它们本身多么有力,它们却缺乏足够的集体推力来对世界各国当局的决策做出重大的影响。

单一的焦点

无可否认,这份报告的发现中有许多重要的结论。这些发现是由来自各国政府和公民社会的超过400位专家组成的委员会得出的,60个国家在本月早些时候在南非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认可了这些发现。

它的关键信息——即粮食生产是一项具有广泛影响的活动,其中一些影响可能破坏自然环境——无疑值得我们重申,关于满足粮食短缺的政治注意力正处于鼓励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提高粮食产量的危险之中,这种情况特别值得我们重申那个关键信息。

同样重要的是要求对农业研究投入更多公共资金。国际捐助者在近年来倾向于减少对这个领域的重视程度,它们常常说满足粮食需求的任务可以安全地留给私营部门。

这种政策的代价如今在迅速攀升的粮食价格中体现了出来。此外,农业综合企业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主粮作物中,在这里可以获得最大的利润。在利润较少的领域,例如所谓的“孤生作物”或者适应沙漠或盐碱环境的作物,进行的研究也相对较少——正如本网站刊登的Monty Jones的观点文章所指出的(参见 粮食作物多样性对可持续农业至关重要)。

矛盾的结论

但是在IAASTD报告对农业一直以来的实践方式产生怀疑的时候——特别是它因为当前全球农业的问题而责备科学(即便他们是在无意之间做出了这种责备)的时候,这份报告落入了把洗澡水和婴儿一起倒掉的误区。

这种情况在该报告的一个最具争议的部分,即关于生物技术和转基因作物的部分表现得特别明显。尽管它没有排除在可持续农业中使用这类作物,但是在最好的情况下,该报告的结论也是矛盾的。

没有人否认这类作物对生物多样性可能存在潜在的风险,特别是如果它们的广泛采用导致了作物多样性的下降。也不应该把对消费这类作物可能导致健康损害的担忧随手打发掉:对基于科学创新缺乏警惕性已经在过去导致了一些广泛存在的问题(例如,过量使用化肥导致的问题),而且在未来这种情况也可能重复发生。

但是这个问题与气候变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气候变化问题中,IPCC认可并依靠科学共识——即最近的全球变暖具有潜在的危险性且是人类活动的结果,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高。而对于IAASTD,情况正好相反;最终版本的报告避而不提主流科学共识,即在总体上,转基因作物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的威胁都较低。

未被证据证实

有许多合理的理由担心在全球农业中推广转基因技术的方式。例如,IAASTD报告就指出,目前的知识产权立法可能限制贫穷农民获取技术创新(例如法律限制保存、交换和销售私人研发的作物的种子)。

但是对创新进行适当的控制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事实上,一些环境和发展组织声称IAASTD的报告代表了“当前科学界内部的共识”,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真诚的。它们暗示这相当于IPCC的报告,但是实际上它却未被证据证实。

这份报告对现代农业面临的挑战做出的综述是令人欢迎的,现代农业夹在了生产更多人们能买得起的粮食和以一种环境可持续和社会公正的方式满足这些需求的两面压力之间。最好把这份报告理解为一个战斗的号令,号召政府采取更勇敢的措施,采纳满足这两方面需求的政策。

一个两难境地在于,解决这个困境的简单方案比让经济增长与遏制全球变暖问题相协调的方案数量更少。

现代农业科学技术本身并不拥有全部答案,但是它们对提供答案可以做出重大贡献,而且不应该用它们经常被误用的方式来对待它们。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