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监测对于应对抗生素耐药性至关重要

Hajo Grundmann指出,需要建立国际监测系统用于应对抗生素耐药性的增加。.

公共卫生专家在10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一个“后抗生素时代”正在迅速到来,抗生素耐药性的扩散意味着有效的抗生素疗法将不再有效——而且这种局势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恶化。

尽管这种威胁的程度很高,许多卫生部门并没有充分认真地对待耐药性。我们需要监测系统从而监视耐药性的扩散、理解该问题的程度,从而为制定控制策略提供关键数据。

驱动力

耐抗生素病原体的出现和扩散的主要驱动力是抗生素消费的迅速增长。这一趋势反映了全球各社会医疗的增长,现在微生物病原体被视为传染病的病因。

抗生素可以治愈疾病。再加上它们很容易使用,通常疗程要求很短,而且在世界的许多地方,不需要医生处方就可以获得,新兴市场经济体生产的仿制药供应的增加越来越能够满足这种需求。

消费的扩大同样也出现在了动物养殖部门,这导致了一些人担心抗生素耐药性通过食物链传播。每年使用数以百吨的抗生素扫过全世界的微生群落,这些微生物生活在人畜体内,并具有感染性。这导致了进化加速和耐药病原体的扩散。

个人接触

在发达国家,迄今为止耐药性主要见诸可以传播但是不会致病的病原体。它们可以被人体携带很长时间,而且只有在与通常没有细菌群落的身体的一些部分接触的时候才能导致感染,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医学干预引起的,或者见于儿童或者免疫系统不良的人群。

因此,耐药生物的问题主要出现在医院和疗养院,患者在这些地方治疗急性或者慢性病。

而在发展中国家,抗生素耐药性通常出现在社区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微生物中,传播途径包括被污染的食品、不安全的饮用水或者昆虫。耐药性可能意味着这类被感染者对传统药物不敏感,如果不能获得其他治疗方法,他们就必须依赖于自身的免疫系统克服疾病。

无法预测的灾难

一类推动了耐抗生素病原体传播的威胁来自无法预测的灾难,这些灾难破坏了人类生计,带来了拥挤、大规模迁移、饥馑和不安全的水供应。国内或者国际冲突、环境退化和气候变化有可能导致传染病盛行的情况,而抗生素耐药性可能成为其中最严重的问题。

流感大流行可能同样非常严重。考虑到医院在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上面临的困难,流感大流行之后可能继发细菌超级感染的流行,特别是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在负担过重的医院——这些医院在维持它们的感染控制措施标准方面苦苦挣扎——的治疗过程中可能感染这些细菌。

惊人的趋势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传染病对全球卫生的影响将在未来的25年中稳步下降。但是这些预测主要是根据经济、社会和人口统计学意义上的发展,以及它们在历史上与死亡率的联系而做出的。这些预测是对过去50年的进步——主要是通过药物干预获得——的外推。但是这些预测并没有考虑到近年来最惊人的趋势之一,也就是抗生素有效性的下降。

对全球卫生的估计是决策者在国家和全球卫生问题上进行决策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但是目前的预测低估了抗生素耐药性在未来几十年新发传染病和传染病死灰复燃方面的可能角色。

低估常常是由于缺乏数据,导致很难概括抗生素耐药性对治疗结果以及全球卫生和经济负担的影响。

因此,鼓励建立抗生素耐药性的国际监测系统,这既有理由,又时机恰当。通过把现有的国家和国际项目连接起来,以及通过数据收集和交换协议,可以实现这种系统。

泛美卫生组织通过提供质量控制和诊断标准,成功地支持了所有拉丁美洲国家的国家监测系统。它已经证明了这种系统可以在中低收入国家实现。

像目前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资助的那种监测数据的国际交换将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终极目标,也确实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Hajo Grundmann

Hajo Grundmann是荷兰国立公共卫生和环境研究所(RIVM)的欧洲抗生素耐药性监测系统(EARSS)的项目负责人。